寫完《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之後,來寫《惡之花》特別的適合。因為這兩個故事背景其實是非常類似雷同,主角都深受父母所在的原生家庭精神甚至肉體暴力之後,所產生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甚至在極度高壓的情況下,產生有關於父母的幻覺。

 

  更巧合的是兩個殺人魔都姓都。

 

       只是高文英是選擇將一切反社會性人格部分張牙舞爪的展現出來,找到了李代表與繪本童話出口;更或者高文英很幸運的事情是母親殺人之事,是在男主角文鋼太決定要愛上對方的時候,才發現真相。不然也許深入探討,其實文母都熙才所殺之人,不止一個。那麼這樣的殺人魔人設,與都閔錫有甚麼兩樣?

 

       更也許不同的是,文母犯罪事實是非常後面才讓人知道,而都父這些犯罪事件很早就被定論了。所以都賢秀卻沒有如此幸運的周旁的人,很早就遭遇了許許多多的標籤,甚至被冠上殺人嫌犯之罪。

photo-5f33c71532635.png

       所以如果高文英也與都賢秀一樣,有個殺人犯母親,而且文鋼太很早就知道對方母親殺人自己母親,那麼就不可能「沒關係」了,故事也會往其他地方發展成局。

 

      一樣是人格違常,一樣反社會人格。只是不同時間點的真相揭發模式,成就了兩個不同過程的故事。

KEM1R5HHLVS7ZNK935OG1.png

      但是即使如此,兩個被黑暗所困住的不同作品的主角,都失去了正確表達自己情緒的怪物。而不一樣的是,隔壁棚身旁有許多人愛著文英,而這邊的賢秀被扭曲成這樣折磨,有多少次可能被黑暗吞噬殆盡,卻在邊緣被人性拉回?

  

  他遇見智媛到底是幸運?還是不應該遇見她?這是男主角內在的心聲,也是他一直不斷的拒絕女主角,卻又忍不住的關心她的緣故。因為被愛是溫暖美好的,因為他也是愛著對方,只是內心的黑暗實在太濃厚,而常常無法看到光明希望。

 

  如此反覆如此掙扎拉扯。


因為在她身旁我爸爸不會出現

 

      看了這四集的《惡之花》,開始懷疑起廣告文宣為了標題聳動,挑了劇中人對於都賢秀評價與懷疑,所以有說等於沒有說「連環殺人疑犯」定論是什麼。

 

      而從賢秀幾次的回憶當中可以知道,他並不是完全沒有感覺與情緒,但是因為被殺人魔父親所混淆形成的內在,轉換成魔性與人性的互相掙扎。我甚至覺得他就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之後產生的幻視。

photo-5f33c71d0453b.png

       賢秀雖然行事偏激,但是他也曾想好好活在社會中(才會去中國餐館打工),所以即使已經憤怒到極致,年少的他也沒有對想殺自己搶錢的人下手。

 

       而當賢秀聽到車智媛跟他告白第一反應是趕智媛走,因為當下他腦袋顯示出來的那一瞬間是黑暗面,而且是動了殺機,所以恢復人性當下第一反應是希望她遠離他。一部分是生氣智媛擾亂他的生活,一部分是怕自己真的動手。

 

       其實他們兩人的第一次約會時,那一瞬間的賢秀,很明顯是被智媛吸引而露出笑容來。但是如同咒詛般,只要賢秀有正常幸福的感覺跑出來時,他爸爸的幻影就會同時出現,所以他非常煩躁的想要趕走智媛。

未命名.png

       即使如此後來為什麼決定要與智媛在一起?甚至為此挑戰他內在的極限,這些年是被社會化訓練成為與內在相反之人,為什麼?也許賢秀給自己的理由是隱藏自己嫌疑犯的身份,還有在她身旁,父親的影響會變小。但是真的只是如此嗎?這是頗令人玩味,並且很有深度的議題。在第五集時當智媛主動親吻賢秀,而他照著智媛對著內在一直壟罩自己的父親說離開的時候,居然就真的離開了。

 

  最後渴望被愛成為沒有壓力負擔的自己,主動吻了智媛。

20200816_163418.png

      所以關於「守護危險的愛情」可不單指智媛對賢秀的態度,也有可能是有賢秀自己還搞不清楚內在的另一種態度。

 

       如果賢秀不愛自己女兒殷昰與妻子,他們是無法成為一把鑰匙的。

5F23F476299261596191862.jpg

       很巧妙的隔壁棚中的《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鋼太與文英的愛情,就說明了這一切。那邊爆炸的時候,另一邊就會成為爆炸之人的安全環拴緊。

 

       重點就是坦承不帶面具。

 

       而這正是賢秀與智媛即將面臨的沉重議題。因為他們剛剛相遇的時候賢秀就已經戴上虛假的身份,但是此時情緒是真的。之後反而賢秀渴望正常人的生活而帶著討好別人的生活,才是虛假的(這有待後續回憶澄清,也許是智媛要他學習別人的表情也說不一定)。

photo-5f3254a180d86.png


標籤化的自我預言實現?還是以愛戰勝真實?

 

       年少時候的賢秀還會跟朋友一起探險玩樂,但是當開始出來他父親嫌疑(有可能目睹)時,他的人生開始大轉變。

 

      被霸凌,被貼上標籤,被村民當成惡魔附身而趕鬼,加上他本身個性裡又有反社會性人格存在,更容易被對號入座。

photo-5f33c715d7b1d.png

       極度懷疑他父親是殺人罪犯這件事情是否是定案的?還是只是嫌疑犯?另外賢秀的養父有非常大的嫌疑,甚至極為可能是當年事情的參與者。

 

       真正的白熙成昏迷一定與賢秀有關,甚至與當年案件有關係,另外就是即使賢秀承認自己殺了里長,但是真相是什麼?直覺覺得絕對不是賢秀先動手的。

 

       許多鏡頭細節看似要引你猜想是賢秀動手,但是其實只要不是一鏡到底,都不是真相。劇情當中已經告訴你所謂刑案真相,必須是連續鏡頭演出,如果是只有一個鏡頭的陳述,一律都是虛假論。殺獨居老人案是;虐童案是,所以在賢秀記憶當中的那些,不一定是全部真相。

photo-5f32549f1ee45.png

       但是如果之後劇情是讓你快速陷入 「白熙成是嫌疑犯」的主線之中,那麼幕後黑手絕對不是這麼簡單。而經過了這四集之後,其實就可以明白這就是「被輿論霸凌傷透頂扭曲受傷失去正確表情,裡外不一卻渴望正常生活的可憐人」。

 

       所以其實我還蠻心疼賢秀的。


惡開出的花是否就是惡果?父惡子嚐希望不是故事的結論

 

      當賢秀女兒殷昰在視訊當中,哭著要爸爸回來的時候,當下賢秀看著視訊是紅著眼眶含淚的,一點都不虛假。那時的他剛被老婆追趕,綁住老婆但也救了老婆的狀況下,根本沒有時間虛假。

20200813_092649.png

     所以,在慌忙無意識之間,他保護了自己老婆,展現了愛孩子的心情。只是在有意識的時候,他常常被自己內在的黑暗面干擾而出現違心感受,然後又為這違心感受戴上面具。

photo-5f32549c0f4b0.png

      但,惡之花,邪惡之人開出來的花不一定就是邪惡的。腐敗的泥土可是非常肥沃呀……希望最後智媛與白殷昰可以喚回賢秀,並找回他們真實的幸福。

 

       中間面具拆穿也好,我想賢秀一定為了什麼而拒絕智媛而承認自己利用對方,甚至可能會故意下手。只是要看殷昰要如何下半場發揮,而或智媛如何發揮警察的能力,揭穿當年事故。

photo-5f3254a333e50.png

       我猜賢秀被捉會逃獄(因為這樣才會有戲份,大笑)。

 

       另外即使賢秀當年真的殺人了,一定有原因。那怕會進牢獄,也是可以有他可以有的幸福。

 

       我深深的希望他們找到自己的「沒有關係」的幸福。畢竟還關係到小殷昰的未來,任何人也不想她也有一個殺人者的爸爸。

 

       對了最後也許殷昰會姓都,也可能改成姓車。另外演出小殷昰非常像賢秀與智媛的小女兒呀,超級可愛的,為了女兒也好,爸爸媽媽一定要有幸福喔!

photo-5f33c71a1692f.png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