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集5-6集7集8-10集8-9集11集13-14集12-16集小羊在東森新聞雲專欄

 

  這兩個段落依然很難寫。進入了兩個男女主角彼此最深處的碰撞之後,兩個人都開始進入混亂之間的否定及融合期。而其實都在他們生命當中佔有非常重要一定地位的腳色,都有過對他們的表白,但是同時被拒絕。所以在進入主題之前,我想要先聊聊為什麼朱里及李代表不行?

0ca2c47e77f6b29a299ee40952a28cbe.jpg

 


高牆外的客人?朱里、代表、及載洙是不同界線外的朋友

 

  期待這兩個如同高牆鐵壁的男女主角,可以對李相仁代表與朱里可以回應這件事情,如果只是單純的愛情韓劇,到是很容易解釋,甚至這四個人會有些互相有波折影響的機率很高,不過這本來就是一個「每個人充滿自己內在問題」的人碰撞過程,普通人真的很難走入這樣的關係裡面。

 

  其實說朱里無法走入鋼太世界這件事情,不是只有她一個人,甚至以鋼太的美貌被告白的機率頗高,所以基本上朱里是個過客也不為過,只是在被打開一點心房的過程中,鋼太是第一次面對自己想要逃避的事情回到家鄉,是聽了朱里的建議,但是不代表接受「他人進入自己世界」這件事情。

5F00BACC3972B1593883340.jpeg

  南朱里喜歡鋼太這件事情是因為她接觸到面具外溫柔的鋼太,所以她並沒有真真切切的接觸到鋼太失控甚至生氣的一面。她喜歡上的是鋼太給她的假象,包含她自己在鋼太面前也是假象。

 

  所以當這幾集文英說著「這個雙面人」時,鋼太一點都沒有想要反駁,因為他知道那是女孩子的生存之道,所以能體諒同時,也是保持安全距離,但是不會有任何火花。

 

  鋼太的敏感度當然知道朱里喜歡自己,只有鋼太知道所謂「自己不配被喜歡」的意思是甚麼。這個自嘲式的說法,其實是難得鋼太內心真心的回應,但是在朱里的眼中有些「美化了」鋼太的美好,覺得他甚麼都很完美的情況下,朱里當然無法成為這男人的支持。

01D77FD2-ACED-475B-A699-5A395EFD5255.jpeg

  朱里渴望的是她想像中的鋼太愛她,但是傷痕累累的鋼太,光處理自己的傷口及哥哥的事情,他沒有心力去處理少女的夢想。而且朱里與文英最重要的區別就是朱里她期待一次告白之後,鋼太就能主動愛她。雖然不能怪朱里,因為朱里沒有機會可以進一步接近鋼太,但是太陷入自己想像,然後就一次告白想要人家接受她,是有點可笑可悲的暗戀。

 

  這就是為什麼只有載洙可以成為文家的重要照顧者,而朱里無法。

 

  因為鋼太除非是關乎他哥哥的事情,否則從來不會主動,總之逆來順受就好。

 

  載洙總是主動幫忙照顧文尚泰,所以才會幫助他們兄弟到讓鋼太願意需要幫助的時候,向他提出需求,這甚至要經過將近十幾年的時間累積。

 

  另外女主角身旁的李相仁代表,為什麼這人不是照顧了文英十年,仍舊比不上鋼太的影響力與幾句話?因為即使李代表確實了解了文英的狀況,而且算是知道如何跟發怒發瘋中的文英過招,所以文英才願意在她的世界中,還可以讓李代表的聲音可以進入,但是進入不代表被療傷與去接受。

 

  李代表要讓文英所做的仍舊是「善意謊言的包裝」,為了生存而或是說為了繪本生意。如果是普通的人,也許可以很明白李代表是個好人沒有惡意,這麼做沒有對錯的問題。站在正常人眼中,他已經算是很幫忙文英了,但是可惜的是文英不是正常人。

R2DYOE5DUEZC6D3SQLUK.png

  文英容許這樣「用錢可以打發世界」的邏輯沒有太大反對,因為她本身就是個被扭曲教養的小孩,最後這樣的價值觀被建立之後,假設剛剛開始鋼太就收下打發人的「蜂蜜水」,那麼文英就會把他定位成「跟普通一般人沒有兩樣」,從這句話可見其實這麼會惹麻煩的文英,到底讓代表花多少錢打發人?

 

  「這十年來我是她的老闆,哥哥,爸爸,甚至是她身旁唯一的男人」這是李代表跟文英小跟班劉丞梓抱怨時候所說的話,所以李代表等於是鋼太的趙載洙哥哥般,是文英的家人(僕人?)可以讓文英耍任性的人,但是並不是解開內心傷痛環節關鍵,況且寵小孩與教小孩還是有差距。前者只會養出怪物,而後者引導正確的話,就會有鋼太影響文英的效果。

 

  而載洙之所以可以成為鋼太的唯一個朋友,就是因為載洙他不期待文家兄弟兩個的甚麼回饋,反而是他主動地去照顧這兩個人。雖然他現在因為文家兄弟搬到城堡被丟下來有自己的情緒(哈哈哈哈),但是仍舊只是希望自己可以幫助他們而已,沒有求甚麼。

photo-5f0d8aefb2b23.png

  而無論是代表與朱里,其實都與男女主角相處過程中,帶有期待性的回應:代表希望文英回到繪本正常發售的狀態,而朱里期待一場有回應性的浪漫愛情。

 

  這對文英與鋼太來說,都不是可以打開心房的契機。所以李代表會被文英當僕人,還是因為十年相處下來的經驗,而朱里一個渴望自己本身都不相信自己是被愛的人愛她?所以至少此時的朱里是不可能走入鋼太的生命裡的。


因為很早之前他們已給了彼此的生命奇蹟記憶

 

  既然前面已經提到了高牆築起的男女主角,當然他們在那場雨中的擁抱,終於開始動搖了彼此內心世界的自我定義,那是因為在這個擁抱之前,小文英選擇了救小鋼太,而小鋼太愛上了救命恩人。

 

  小時候的他們兩個都只是在累積初期傷痕的狀況,外面與裡面的武裝都還不夠強悍。在小鋼太還有母親陪伴,其實對母親有抱怨但是仍舊有被愛的感受時,他的求愛動作可是非常積極進取的(大笑),我想是跟著小文英不短的時間給東西、陪伴與探索,而小文英內心深處也被觸動,夢幻期待小鋼太就是她的王子。

 

  在他們尚未因為父母製造的創傷防衛機制之後的高牆之前,他們就已經在彼此的心房上刻上印記。

 

  在他們兩個困住自己的項圈都還不夠緊之前,已經在乎甚至愛上彼此過了。只是因為當時候鋼太不夠強大,而文英也太小,所以一個被迫驅趕,一個因為看到女孩子的真面目而逃跑。

20200713_EN_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03-1.png

  這裡其實有時間線的問題,就是文英撕蝴蝶之後是他們最後見面?所以在城堡外文英踩花驅趕鋼太時,後來鋼太還是不死心地跟在文英後面?所以可以明白當時候的鋼太即使不明白為什麼文英要趕他,但是還是很癡心的跟著女孩子,直到看到撕蝴蝶那幕。

 

  可見鋼太在小時候還是有被母親好好照顧,才會有這麼強壯的心臟,讓人拒絕也可以接受(笑)。

 

  而在這樣的前提之下,在長大後發現到這個強而有力高牆之內的印記牽絆,怎麼可能不在乎對方?

 

  其實鋼太碰到了他很在乎的人雷同的眼睛(文英)時,第一反應還是逃跑,而是文英像《新世紀福爾摩斯》的夏洛克一樣,敏銳的看穿了鋼太言行背後隱藏偽善。

 

  而文英毫不掩飾的貪愛鋼太,想要讓自己變成她的,更是讓鋼太覺得很煩。這時候的文英在鋼太的眼中就是個「反社會人格」的大小孩,想要給予「有問題個案」的處遇。

 

  所以綱太才會有「蝶擁抱法」對文英的安撫處遇診斷,但在一個想要對方,一個覺得很煩想逃的衝撞過程中,鋼太終於被激怒的說出「空罐頭」理論。

 

  好玩的事情,這不就是小時候的他們兩個的情境?只是那時候是鋼太追著小文英跑,而長大後的文英因為沒有任何可以壓制她的人了,反而變成她追著鋼太跑的人。

 

  如果小時候的文英被追著跑的鋼太給感染了,同樣的鋼太也被契而不捨追著自己跑的文英給影響,甚至因為權起道的舞台騷動動搖了面具,直到了心坎。

 

  所以他仍舊想逃跑,不想被影響生活。

 

  但是可能嗎?馬路上偶遇的那幕,他看到了文英,然後知道了她差點被爸爸掐死,外面下著龐然大雨。

 

  強悍似乎怎樣都不會倒下的文英,與自己一樣都是「喪屍小孩」,是如此的脆弱?

 

  被文英繪本所療癒的鋼太,腦袋一熱,像似聽到了那種高牆之內與自己一模一樣的哭聲,然後就衝出去了。

1593379983-b7feba2f5d80184fe433d12923236999.jpg


雨中的擁抱之後?撼動了界線並搖開了文家門鎖

 

  從如同《啖食惡夢長大的少年》逃避痛苦的鋼太,及被母親內在誓言鎖困住《樹林中沉睡的魔女》文英,穿著即使腳斷掉也不放棄所愛的《紅鞋(鋼太)》,因為《喪屍小孩》這本觸動了鋼太內在的小孩,讓他看到文英內在小孩的痛苦,這場大雨中的擁抱讓男女主角兩個人的心都有了「活起來」的契機。

 

   我相信衝出去的鋼太之後給自己的藉口之是因為「擔心文英是否深受刺激,而倒在路旁而或做傻事」。

 

  但是這件事情根本不會是帶著面具的鋼太會做的事情,所以這時候鋼太的「內在小孩」是非常活耀。原本被父親傷害的文英,也因為鋼太溫暖的擁抱,終於可以放鬆下來,甚至有了恢復戰鬥力的契機。

 

  不過對於鋼太來說衝動完之後就又想開始想丟包了,才會有到旅館一事。

 

  鋼太罵了文英怎麼甚麼都沒有帶就衝出來?所以想就讓文英坐計程車回去,文英說對,如果他沒有出現,她就會一直走下直到倒下來。然後鋼太就火大的,已擔心的口吻開始罵文英。

 

  文英問鋼太為什麼生氣?這段對話簡直是靈魂拷問的過程了,非常的狼虎的文辭呀。

 

  文英說即使自己脫光了在雨中也不關他的事情,文英拷問鋼太說自己不是「到死都無法了解鋼太的空罐頭」,難道他喜歡自己嗎?

1593953135-3529230424-g_n.jpg

  鋼太語塞。

 

  這時候最大的亮點是旅館老闆,表情就是一臉看戲,超級爆笑的。

50101.jpg

  為了躲避文英的拷問,但是因為文英撩得鋼太快要受不了,只好幫兩個人要一間房間,然後又發現了沒有帶錢,最後只好認命地帶著文英回家。

 

  這段的「問心」雖然帶著文英赤裸裸的色欲(大笑),但是本來一直逃避文英的鋼太,終於因為擔心文英出事而主動越出自己劃下的界線。所以完全說不出話來的鋼太,其實句句都被文英說中了內心。

 

  但這時候鋼太是「喜歡」文英嗎?我想其實鋼太自己也非常混亂中,他非常的在乎文英,但是是否是到喜歡?即使理智告訴自己,他不敢不想也不會,不過面對文英的靈魂拷問之下,他是有反應的,鋼太的表情可是說明了一切了。

 

  無法放下文英,只好帶著她回家。而這時候的鋼太的界線已經開始讓文英可以越過而不自知,但是回到家中之後,在安全得環境之下,鋼太甚至是卸下心房,跟文英說起自己忍耐偽裝的原因是甚麼。

 

  中間有段奇妙的對話,也是鋼太對於文英的反撲,因為剛剛被問到完全慌了手腳,所以回到自己家中之後,因為有安全感,那個慣有的「冷靜專業的鋼太」就又恢復了。

 

      到這時候仍舊想要讓文英不要介入自己生活、鋼太想保持自己的偽裝及保護哥哥。此時鋼太拉著文英面質她說「喪屍小孩需要的是溫暖,而不是食物」,而這時被質疑的反而是文英自己內在被挑戰。

 

      點到為止之後,鋼太還是想讓文英離開,然後就是彼此的為「可以留下來過夜」這件事情上演拉扯。

 

     即使面對內心深處的渴望,鋼太還是趨近於現實,至少他覺得文英可以如此輕易影響他,所以是「危險人物」,不可以接近自己哥哥。

 

     而在文英使勁地以「羅密歐與茱麗葉」法留下來之後,為什麼鋼太會告訴文英關於「演戲說謊」這件事情?這是連哥哥與戴洙(朱理當然不可能)都無法做到的事情。

lp8dnywE9ci4TuZDu0EpzpxcZWn2JdrfImLCECJiwhA.jpg

      原因可能是因為鋼太此時接近要睡著比較放鬆的時候,更也許在此時自己內在高牆的界線又被文英鬆動而不知。

 

     文英確認了鋼太的身份,鋼太應該也知道文英是誰,所以才會有自己是壞男人的稱呼,但是不想相認。因為認出來而有愧疚感,所以才會有後面這段對話,告訴那個女孩子,自己逃跑是壞男人。


那怕有貪婪的遺忘,卻承受不了高牆倒塌的折磨

 

      兩個人甦醒了之後,朱理出現看到了文英,然後文英示威式告訴朱理自己與鋼太的「進度」然後罵朱理是偽君子,終於惹怒朱理打了文英一巴掌。

 

  這個巴掌可以跟第八集後面那個比較,下一篇文章會再說。這也讓朱里意識到如果再不告白就沒有機會的原因。

 

  看到這種情況的鋼太大喊「高文英」拉開她們之後,拿錢叫文英坐計程車回去,並且說他從文英說起「我愛你」這段開始,就已經再聽了(也就是說他聽到了朱理打了文英),再次說自己不是她的,終於讓文英氣呼呼回去了。

 

  網路上有文章說是其實他聽到了文英的告白而有所感覺,但是在下面發現文英只是一模一樣只是想要他而失望。但是總歸一句話,綱太因為文英已經做出很多讓他覺得很混亂的事情,他陷入不知所措裡面,因為他很在乎那種解放的自由,也在乎文英給他感覺,所以會失控,有情緒,甚至露出悲傷不已的笑容。

5F00BB7D756B11593883517.jpg

     期間鋼太跟戴洙說這陣子他開始忘記很多事情。其實包含痛苦,但是被動搖的自己仍舊聽了好友的勸告,此時的笑容仍舊是勉強與讓人心酸的。其實文英的靠近讓他內在終於鬆動,他自己也清楚,但是理智告訴他不行,他要回到正常生活,之後就是朱理跟鋼太告白(這段前面已寫,所以不多說明),被文英撞見。

 

  文英中間也想遺忘鋼太卻忘記不了他給她的溫暖。她知道鋼太的弱點是尚泰,終於開始拿起糖果誘惑哥哥,讓哥哥進入自己的城堡(世界)。

 

  這裡其實有個微妙的議題,就是文英與尚泰哥的互動部分也有一個議題可以談,這也是網路上較少人提及的,下一篇文章會討論。

 

  這個將哥哥與綱太硬拉開的動作,終於讓鋼太意識到自己不想改變的原因是因為害怕失去,與其說他害怕哥哥受傷,到頭來還是他自己內在恐懼改變。

 

  「尚泰是自己的主人,我不是任何人的」鋼太將哥哥與文英所簽屬的合約,硬要將哥哥拉出文英的世界,卻迎來哥哥強烈反擊。

 

  這句話也是小時候的鋼太對於母親的吶喊,然後暴衝出去,因為擔心弟弟的哥哥去找鋼太,最後即使和好一起遊玩,但是當哥哥掉入水坑的時候,鋼太一瞬間是想逃跑的,但是還是回頭了,結果救起哥哥的自己被遺棄,最後被覺得無聊的文英所救起。

 

  鋼太害怕接近文英也有一大部分是要面對這樣「逃避」傷痛,而且根本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甚麼事情,但是失去哥哥之後,一下子內在就完全空虛掉了。

 

  鋼太曾經想過當自己的主人,但是到此時此刻卻甚麼都不是,直到他將合約黏起來,看到哥哥為什麼要跟文英簽屬,就是希望弟弟有房車不要再一直搬家了。這句話終於擊敗了鋼太而爆哭,加上與朱里媽媽的對話,終於讓他下定決心,踏入他曾經逃避及害怕的城堡。

1594006173-715621004-g_n.jpg

  鋼太猶豫的時間可能只有一天而已,因為當鋼太拿著行李進來之後,尚泰才真正進入房間。

 

  帶著行李進入的儀式是對男女主角非常重要的,也許是為了自己,也許是為了哥哥,更也許他選擇了不逃避文英了。       


被詛咒的長髮公主自以為掠奪其實是被開鎖

  

  下定決心的鋼太其實是非常的堅強的,不然也無法讓自己撐到現在。當他決定踏入文英的城堡那一刻起,他就開始反攻為守了。而當這樣的界限越過之後,無論是高文英走入他的生命當中,還是他正式走入高文英的生命中,他們都打開了那扇房間的鎖。

SrKoGbIdJlpiqnETjXLunmDjfI9LLZm4zbgmdoyV.jpeg

  如果說文英住進去文家頂樓的房子,她們彼此的互動代表著鋼太心房的界線與高牆,那麼城堡的一切就是代表著這個「被詛咒的長髮公主」文英的心房。

 

  她的心房不是有高牆,而是被父母刻意劃上的傷痕,她已經用她的方式反抗,但是她的行為充滿了本能性的反應,對於傷口是根本不知道如何處理。外顯的行為本能反應,對於生活其實不太能夠自我處理,但是怎麼樣都會把自己打扮得票漂亮亮的,就是文英的武裝。

 

  鋼太住進去之後,開始指揮著哥哥打掃城堡,煮飯菜,這都讓文英第一次覺得這像是一個家。但是有過溫暖之後的文英,會更會因為一些事情受到寒冷吧?

 

  從溫暖的地方出來,再遇到寒冷的事情會覺得更冷。

 

  所以當文英被沒關係精神病患姜恩慈捉住,然後說她自己的母親,再加上看到鋼太還是與朱里等人和樂融融的再一起,終於受不了的跑到糾纏自己的姜恩慈面前說她的女兒已經去世這件事情。

V3tYotKMsQo1e-698jbawURBdVz9v7K74qg2fuKoNn4.jpg

  弄昏了姜恩慈自己已經崩潰的文英,又再一次錢包與手機都沒有拿的回去,然後連鋼太幫她煮的東西都不吃。

 

  這些其實鋼太都看在眼中,她與姜恩慈的對話都聽在腦子內,所以這天晚上他也睡不著。

 

  當鋼太開始進入到文英的世界之後,就會發現到這個充滿刺的孩子,會如此讓人心疼。覺得自己無法脫離死亡(應該是死亡?)的母親陰影,又再次被鬼壓床,而這次的哭聲被鋼太聽到了。

 

  「快跑快跑,快滾,留下來有危險」滿臉淚痕的文英告訴鋼太要他離開,但是她手沒有放開。

tNpr0lr.jpg

  這時候鋼太終於聽明白這句「快滾」背後的意思是甚麼?腦袋這麼聰明又明白病人心態的鋼太,終於懂了這句「快滾」是一句求助訊號。

 

  這次,鋼太沒有離開,主動地抱住了文英。

34q53474367.png

  而這一聲哭聲,終於讓兩個人的內在小孩,有了一次真實的擁抱,彼此真正走入彼此的生命當中。


小結

 

  本來打算寫四集,沒有想到光釐清這兩集男女主角彼此的交手,就已經六千多字了,其實後半部還有一個「藍鬍子的秘密」的主線,也是文英媽媽死亡的可能推測,但是我想要等到謎團有一定程度的解開後再來推論,現在光男女主角身旁的一切,只是要帶出「推倒高牆」這個議題,就足夠聊一篇文章了。

 

  而進入七八集之後,就是他們兩個如何彼此療癒脫離枷鎖的過程。這個速度可以快一點,就不會像這篇需要花很大功夫去寫出他們的混亂。

 

  有一些比較擔心的情節,是包含哥哥尚泰的,因為以男女主角他們的強悍度,所有男二或女二都不是對手,唯獨哥哥是鋼太的弱點,所以未來情節就看尚泰這個關卡要如何度過。如果尚泰生命與健康都沒有甚麼大問題,那麼主角們只要解開兩個母親的死亡原因是甚麼就好,我擔心的是哥哥的安危,是否會是男女主角感情的變數。

 

  因為如同鋼太在乎尚泰,尚泰當然也在乎鋼太。而走出被圈住的世界當中,當然包含鋼太被尚泰圈住的世界,但是因為尚泰不是正常人,是否讓鋼太可以平安的離去,而尚泰也能好好的,是我比較擔憂的事情。

 

  希望他們一家三口都平平安安的,爭吵卻也歡樂就好。

3IVD34GIMZ4UPK27DZH675ETSU.png

  即使當媽的鋼太會很累就是了(看到第八集兩個小孩打架羽毛紛飛那幕大笑了很久)。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