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疲倦的心情,我走到了昔日我常去的你研究所附近公園。

 

  看著片片樹葉掉落,我的淚也跟著掉落了。

 

  對,你忘記了我。因為歷史重寫,所以全世界都忘記我了。但是我永遠忘記不了你說「就算連我都犧牲,我也不會犧牲我最重要的人,活下去。」

出版物1.png

  原來在那些已經破裂的玻璃碎片的心海記憶中,深深藏著你對我那份深又深的愛情。

 

  白茫茫的一片雪覆蓋了戀語市,這時所到來的白色情人節,而我手裡拿著不知不覺去買的巧克力,呆坐在這個公園裡面。

 

  很冷很累,但是回憶如電影般的轉換著。

 

  我仍舊想等你,等你出現,因為這是回家前必經之路。或許那一點點的念想可以出現奇迹,讓我有機會把這個巧克力給你。

 

  我真的好想傳達那份思念給你。

 

  終於,你拿著傘出現在我眼前。一樣的臉孔,卻已經是完全不同表情。

 

  你的回應已經不是那個對我溫柔的人了,眼矇中只有淡淡的防備甚至還有一絲的殺氣。

 

  「我不是說過,不要再出現在我眼前,下次再堵住我的路,我不會再對你客氣,甚至會殺了妳。」你仍舊非常敵視與冷言對持著我。

 

  只是當你還沒有忘記我的時候,我連命都不要,想也不想的衝到戰場,只是擔心你的安危,那麼現在即使你拿著刀對著我,我會怕嗎?

 

  我只是想把這份愛情傳遞給你。

 

  「許墨,我沒有惡意,我只是想把巧克力給你,祝福你情人節快樂,如此吧了。」

 

  「……我不會收妳任何東西,請妳讓開,再糾纏我,我會真的殺了妳。」

 

  「如果你要殺就殺吧!但是,我……我只想多看看你。如果殺了我,這樣你就願意收下巧克力,那麼,你就殺了吧……!」一陣吸力,讓我的身體靠近了你,然後你的手就這麼掐住我的脖子,讓空氣漸漸從我脖子內失去。

 

  「許……墨……白色……情人節……快樂。」意識快要失去前,我斷斷續續又祝福了你一次。

 

  真好,至少死前還可以再次觸碰到你的手,多好……。

 

  眼前慢慢變黑前,我的眼淚滴到了你的手,然後你像被電電到般,忽然將我甩開,然後大叫了起來。

 

  「我的頭,為什麼?為什麼這麼的痛?為什麼心也這麼的痛,為什麼有個聲音告訴我不可以殺掉妳?妳到底是誰?有什麼EVOL能力可以這麼影響我?」你臉色蒼白的抱著頭,喘著氣。

 

  空氣又回到我的肺裡面,不斷咳嗽中,雖然自己快要昏厥過去,但是我只擔心你的狀況。

 

  「EVOL……的能力,我只能算是握住一個人手,看到那個人某部分的未來。」我苦笑的說著,想也沒有想的過去扶助你。

 

  你其實想推開我,但是或許你的頭太痛了,居然沒有力氣推開。

 

  「為什麼?我剛剛想殺妳?妳……關心我?為什麼?」帶著痛苦與迷茫的不解感,扶著頭的你抬頭看我。

 

  「如果我對你有惡意,我現在就可以動手吧?」經歷過這麼多的事情,我好像跟你學聰明了,所以知道什麼話可以讓比較信任自己。也許是這句話打動了你還是頭太痛苦了,你的手終於卸下防備的被我握住了手。

 

      「……如果妳有什麼奇怪的動作,我會殺……」你話還沒有說完,就整個癱軟在我身上,說不出話來。

 

  我也曾經看過你這麼虛弱,在你生病的時候。抱著你的身軀,那個熟悉的溫暖,讓我很想緊抱著你。

 

  只是雪越來越大,天也越來越黑,我怕你真的昏倒在大雪中,所以扶著你,我硬走到了路旁,招了許久的計程車,都無人願意停下來。

 

  我真的擔心該怎麼辦時,終於有人停下來車子。

 

  「小姐,你男朋友還好吧?要不要送醫院?」一個大約五十多歲的司機,停下來關心的問到。

 

  「好,就送我男朋友到醫……」我的手忽然被握緊,這個小小的動作讓我明白了你的意思,所以就對司機大哥說「因為不小吃了貝殼類引起過敏現象,又忘記帶藥,回家吃藥就好了。」讓司機送我們回家。

 

  在好心的司機協助之下,我們回到那間我再熟悉不過的房屋外。

 

  我知道你的鑰匙總是放在那件外套外面右邊的口袋裡面,打開了房門,扶你進了房間,讓你躺下。我不知道即使是因為EVOL重寫了歷史,所以歷史改變了?人們都忘記了我,那麼我深愛的男人,應該遺忘我,剛剛就真的該殺了我,但……你放過了我,為什麼?似乎是真的不舒服?

 

  我記得之前有次我煮了蛤蜊義大利麵讓你吃,你本來不吃,我硬讓你吃,結果你就這樣因為過敏而倒下來三天。你現在這樣子,非常像那時候的模樣,為什麼?……阿,對了,我忽然想起來,你倒下來的時間,就在去年的白色情人節。

 

  我在你廚房的垃圾桶內發現吃剩下的蛤蜊,還有鍋子內多來一人份,泡爛的義大利麵……,你應該知道自己的身體,而且你最注重養身,為什麼會特別煮了一鍋讓自己過敏的菜餚虐待自己?

 

  我偷偷吃了一口鍋子內的義大利麵醬,那個味道讓我又大哭又大笑了起來,廚藝很好的你,為什麼可以將醬料弄得這麼的這麼像我做過的那樣?

 

  那樣的難吃?味道簡直一模一樣。

 

  但現在不是懷念的時候,因為你還在不舒服中,所以我趕緊在熟悉的抽屜裡找到了抗過敏的藥,讓你服下去。

 

  過了十分鐘之後,你的呼吸終於慢慢平穩下來,似乎藥效已經開始有了作用。氣喘與發燙終於停下來之後,聽到了你平穩的呼吸聲,知道你終於入睡。

 

  看著你睡著的臉,在床邊坐了下來,用手輕輕的撫摸你的臉,這時你的眼球開始快速的轉動著。

 

      「小羊,離開這,活下去。」夢中的你呢喃著眾人失去記憶前,你跟我說過的最後一句話。

 

  滿臉的痛苦與擔心,然後你捉住了我撫摸你臉的手。我知道你之前常常莫名其妙晚上做很可怕的夢,會很眷戀的抱著我才能睡著,所以我沒有想放開。

 

  我順著你握住的手,在你身旁躺了下來。

 

  哪怕只有一刻鐘,哪怕你醒過來又忘記了我,甚至還是想殺了我也無妨。所以眼淚沒有止息的流著,我用另外一隻手將你的頭抱到了我的懷中。

 

  也許世界的歷史平行線,劃開了人們對我的記憶,但是或許劃不開我們兩人彼此靈魂深處那深刻的依戀....也許你靈魂深處那個為了我願意去赴死的那個許墨,從未離開過我。

 

  但那是奢求,我知道。

 

   不過即使只有這一刻我擁有了你,也好....閉上雙眼想要擁有片刻懷念的念想時,忽然感覺到一雙手抱住了我的腰。

 

  「……為什麼抱住了妳,讓我感覺到溫暖...還有心酸?為什麼你會知道我吃貝殼類會過敏?為什麼你會知道我的過敏藥在哪裡?為什麼我口袋裡的大門特殊鑰匙放在哪裡妳知道?而且知道如何開啟?

 

  為什麼我今天早上夢到了一個女孩做了我根本不會吃的蛤蜊義大利,我居然笑著把它吃掉,醒過來後我發了瘋了的想要找出那個味道,還吃了讓我過敏的東西,然後我還不知不覺煮了兩個人的份量?為什麼我剛剛夢到我在戰場上跟人打鬥,我要你走,妳卻又衝了回來....

Screenshot_20190929-161200.jpg

  我不是傻子,即使我的記憶可能因為一些因素有了變化,但是這些的線索讓我覺得....這件事情不單純....我沒有漏聽掉妳說妳的EVOL『預知』,所以這些夢是我們曾經的過去?還是妳影響我窺看的未來?為什麼....我的世界只有黑與白....現在卻出現了變化.......?」然後你吻上了我。

 

  在你還有記憶的時候,你的吻總是寵溺而溫柔,甚至因為你內心的一些隱藏,而不敢過度要求,甚至點到為止而或抑制淺嚐。

 

  但是沒有了這些虛假的疼惜掩蓋之後,這個吻卻是像是你內在展現的真正渴望般,想要把你內心那個被挖開的空洞填滿,深厚而綿長。你的手也再也沒有禮貌地只放在腰上,反而肆虐的在我身上遊走著。

 

  我知道接下來,你要做你有記憶時候絕對不會做的事情,因為你說過要等我們一起結髮白頭的日子,我們再來洞房花燭,但是我知道這時你的脆弱是甚麼,所以我回應了你的需求....。

 

   我愛你,那怕下一刻你又回到那個已經沒有人類感情的許墨,我也願意為你粉深碎骨,落入情愛的深海被淹沒。

 

※※※

 

  許墨當然知道剛剛他自己做了甚麼,吃完了過敏的藥其實他已經好了許多,所以其實當下他是可以動手殺了這個女孩,但是許墨到底哪裡來的信心覺得這個女孩不會害他,而他更想想要知道:在他最脆弱的時候,這個女孩會對他做甚麼事情?

 

  應該沒有一個人可以改變他對於人類最後是否被EVOL所篩選的這個理論,在他的世界當中連他自己都需要為自己這個價值所犧牲掉。

 

  然而當這個女孩抱住自己的時候,這段時間不斷湧出來的噩夢,似乎有了一個補上的空間。充滿壓力的他,就在那一瞬間有了可以鬆懈下來的放鬆與安全感。

 

  為什麼?許墨第一次覺得不懂。

 

  所以原本只有黑與白這樣價值,沒有什麼慾望的他,忽然想要這女孩的一切。根本不可能讓自己日常生活失控的許墨,就這麼順著自己的感覺,一路就這麼下去,直到兩個人筋疲力盡。

 

  然後,他做了一個很美的夢,如果牽著一個人走在落葉的公園;在廚房環繞兩個人一起做餃子;在海邊兩個人手牽手散步沙灘.....。

04.png

   醒過來後,現實告訴許墨,現在躺在他旁邊這個還有淚痕,身上都是他的痕跡與味道的女孩如果不死,或許他的人生會從此大亂。

 

  因為夢中那些根本是失控的、庸俗的、所謂人類該有「可笑落伍的幸褔」,是不應該存在在他的黑與白的世界中......嗎?

 

  他的手其實已經到了女孩脖子的附近,只要再近一點,就可以殺死她了。

 

  剛剛失控可笑的行為,只要再用力一點扼殺,所有一切都會歸回正軌。

 

  「許墨,別走.....。」這次換成深睡中的女孩拉住了許墨的手。

 

  然後,原本應該掐住女孩脖子的手,就在這呢喃聲輕嘆中,遲疑了。

 

  手中的溫暖,女孩的眼淚與輕嘆,一點一滴的讓許墨的殺意變成深握住女孩手掌的溫柔。

 

  忽然許墨覺得很想這樣看著女孩多一些時間也好。

 

  .....未來,再說吧!

 

  最後,在越過3月14日深夜11:59之前,許墨已經清醒冷靜下來的時刻,吃掉了女孩散落在床邊的巧克力,慢慢品嘗苦澀有甜膩的滋味之後,仍舊低下了頭,再次吻住女孩的臉朦。

 

 ※※※

 

【作者的寫作起源】

 

  剛剛開始玩戀與時候,其實讓我第一個喜歡上的人應該是李總裁。因為傲嬌型的人物,一直都是我的最愛。而「許墨」這個腳色只是因為他的名字跟我喜歡的一個演員兼歌手許仁杰外號「許默默」很雷同,所以對他的名字留心的原因只是這個。

 

  他的卡基本上都很弱,所以特別不喜歡加強他的卡片,加上我在外面看到腳色分析的時候,知道許墨是有目的的接近女主角,甚至是誘發女主去接近真相的人,也就是說他是一個反派腳色?

 

  所以我也會喜歡學長,喜歡貪吃鬼周洛洛,而因為我知道許墨的真面目而他從來都是最後一個迫不得已才會選擇的腳色加強。也就是說如果不是因為要過關,或者我不會去加強許墨的卡片。

 

  學長是學長;周洛洛是玩伴;李總裁是我最喜歡的腳色;四個人當中許墨總是排行最後一個。

 

  只是隨著劇情的進行,終於到達台版的那一場關鍵台詞。

 

  「不會,我不會犧牲掉我最重要的人」

 

  然後許墨這句話,這個名字整個打入心中,之後久久無法忘懷掉。

 

  原來最大的虛偽背後那些謊言後還有一層,其他三個人一直以女主為優先考量,雖然也讓我震撼,但是這句話的震撼卻大過於其他人付出的那些。一個女人如何愛著四個人?而似乎彼此沒有電視劇所謂的男二男三男四,每一個男主都是男一。

 

  而這句台詞,讓許墨終於跳耀到我眼前,變成了我的第一男主角。

 

  但是許墨他是一個連自己都可以為了理想而犧牲掉的人,所以這句話代表甚麼?就是代表即使毀滅全世界一半人類這件事情的重要性勝過自己,但是女主卻是在那一刻勝過這一切。

 

  所以之前他的溫柔是假裝的嗎?是的;他的引導與保護是真的嗎?是的?

 

  不知不覺中所產生的真心與其他人最大的不同是,他們有多容易產生愛情?但要動搖許墨的價值有多不容易?但是當下他卻承認了這件事情。

 

   許墨愛上了女主是真的嗎?是的。

 

  所以當其他人失去記憶的時候還仍可以善良的與女主互動,唯獨許墨沒有。

 

  在我的故事邏輯解析當中,一直覺得如果這些卡片與故事都不是平行世界,而是有所關聯的,那麼那些幸福過頭的故事是發生在之前還是之後的故事?如果是之前的,那麼許墨的真心有多少份真?如果是和平之後的未來故事呢?

 

  所以這些夢是我們曾經的過去?還是妳影響我窺看的未來?如果有之後的故事會怎麼樣?其他男主都好解釋時間線,因為即使都傲嬌不願意承認自己身分的周棋洛另外一個身分Helios,其實都是在乎著女主,但是許墨的卡片「何時放閃」時間線就會很微妙了。

 

  或許現實世界當中,我遇到其他三個人會很容易愛上這三個人,但是許墨呢?

 

  許墨他會是我最喜歡寫的小說男主設定。

 

  如我寫的「黑暗曙光」當中的男主速度,其實很多部分來說頗像許墨,當然速度這個腳色在甚至十年前就出現了,十年前會喜歡這樣的腳色,十年後這份愛卻又被許墨點燃了。

 

  也許未來因為陸版許墨會與女主還愛情的互動的過程,但是至少跟著台版進度的我是對於許墨有萬般的不捨。因為他唯一像個人類的地方,就是對於女主角愛情,但是一旦這個沒有了,就真的甚麼都沒有了。

 

  所以一直想寫一個延續性的故事就這麼誕生了。

 

※圖片修改來源:圖片修改來源,戀與製作人遊戲截圖

    文章標籤

    許墨 戀與製作人

    全站熱搜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