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看了《無賴漢》,發現到金南佶所飾演的鄭濟均所化身的李英俊(維基翻譯),與熱血司祭的李英俊神父翻譯是一樣,所以我特別雞婆地去查了他們兩個人的韓文翻譯是否相同?

  答案是讓你很吃驚的,沒有錯,兩者都是「이영준」。我不覺得那只是一個巧合,況且劇中有另外一個演過李英俊的金南佶在哪裡,怎麼可能沒有任何意義的讓這個名字存在?

  在說李英俊之前,當然也有另外一個《金秘書為何那樣》的李英俊(他也是이영준)腳色,但是我一點都不覺得那是致敬這部愛情戲作品,所以非常腦補的去想:

  這個《熱血司祭》的李神父,與《無賴漢》李英俊是否有甚麼關聯?當然如果只是單純的致敬的話,我覺得也是可以的,這兩個人並沒有存在著前後世界觀互通的問題。但是如果是有呢?其實非常吃驚的,當金海日看著李英俊給他的告白信時,某些李神父說著他年輕時候的內容,居然可以與《無賴漢》的李英俊設定互通。

  當然這是腦補,只是這個巧合讓我覺得非常有趣。如果有機會問南佶這個問題,我一定會提出這個疑問。

347545c9b36d835c.jpg

  主演李英俊神父的鄭東煥,在韓國青雲大學藝術系放送演技學院兼職教授,我不覺得我可以有這樣的份量去分享他甚麼,因為輩分太高,存在感太強,資料太多,所以我覺得就針對李英俊這個人物去分享,會比較合宜一點。

  下面就來分享李英俊神父,在《熱血司祭》當中,是多麼重要的一個靈魂人物。


好牧人

  如果熱血司祭當中的男主角是金海日,那麼熱血司祭的最強背景設定就是李神父,因為所有事情的開端就是因為李神父。如同我剛開始時候分析宣傳海報設計時,每個人的位子都有相對的含義,那麼這個相對含義當中,讓這些人形成一個圈子的關鍵,就是李神父。

  他在世時,影響了九潭區當中的幾個關鍵人物;而他的死亡,更翻轉了九潭區一掛官匪勾結的權力者。李神父的設定原型,這裡略過不談,有興趣可以到社團搜尋,編劇會用這樣的污衊自殺案件,還是韓國目前還沒有破獲的真實案件改編成的。不過這樣會離題太遠,也許在同人文當中會提及,我們還是針對李神父本身分享為主。

      九潭聖堂主任神父,聖名:加俾額爾。只有德高望重且名譽卓著的聖職者才能得到的稱呼「主教」,直接從教皇那裏得到的稱呼就只是李英俊神父。他是受到所有人尊敬的開朗溫暖的老神父,也是九潭區社區的大人物。對於海日來說,李英俊神父比任何人都能依靠,是他最大的、唯一的存在。被人陷害身亡,偽造成自殺。

     這是維基百科的解釋,我不覺得李英俊神父只是一個德高望重的人而已。因為可以與當今教皇是摯友,就必須要有地位與學識,才能獲得注意。另外會變成摯友一定是經歷過一些事情,讓教皇願意相信李神父,因為這是賭上他某部分的名譽。李神父可以擁有幾個社福機構,而且是主教,這是一定擁有一些資源的才能辦到。

     其實我覺得如果李神父願意像海日一樣動用資源,也許有一拼的能力。為什麼沒有?因為李神父相信天父上帝有自己預定的時間,而且他遵守神父的本份,必要時候捨去自己生命的心裡準備。

     要成為一個神父,甚至主教,必須精通聖經,而且是各種版本的聖經。所以李神父一定知道「我是好牧人,好牧人為羊捨命」這句聖經文。耶穌基督為自己所愛的世人捨命,我不論其他天主教神職人員,只論我所看到的李神父,在他身上我確實看到基督的馨香之氣

      李英俊神父是個好牧人。


司祭位份

      李神父知道金海日的過去,也知道黃哲範所做的事情,甚至我覺得他也明白他們要自己的社福單位是要做什麼。一個人活到七十歲了,有什麼不知道的事情?而且得了絕症時日不多,有甚麼好怕的。

      其實海日剛剛開始所做的事情,李神父通通做過。在他們神父的本位上可以做的努力,李神父盡力了。

      一個神父能夠做什麼?如果不是因為姜部長以李神父身旁的人威脅,這個僵局會繼續下去。然後呢?我想李神父自己也沒有答案,但是他就是耐心等候神的奇蹟出現。

      李神父沒有預料海日會回來,甚至也明白如果海日知道一定會插手。為什麼怕海日插手?因為李神父擔心海日的安危。他可以為了這些孩子不顧自己的生命安危,打了姜部長一巴掌。攻擊能力也只有這樣的他,最後在意外事故之後失去自己生命。

    他去見黃哲範時,都沒有想過可能有危險嗎?不,我覺得他有想過,但是不怕。至少他自己不怕死,當下的憤怒是因為他們要傷害李神父的孩子們。

     當我知道李神父因為這些孩子奔走政府單位無果效後的反應,但即使這樣也是選擇自己承擔,後來更知道他是因為自己家人可能被傷害而憤怒,其實我是非常感動的,原來老神父一點都不古板,是個真的用自己生命愛大家的神父。

  不過這裡或許有人就會去質疑,是否這樣與神父「包容無私」特質相違背,有失了位份的可能性?所以以下我就來解釋神父的包容諒解與為罪人捨命的情操到底是什麼。


那位偉大的大祭司是為了你我捨命

         舊約時代裡面,只有大祭司可以到至聖所裡面祈禱與與主持祭禮,要經過繁雜的手續才能完成這些獻祭。而在新約時代,我們唯一大祭司就是耶穌基督,為了我們的罪成為贖罪祭,做為一次獻上永遠有效益的聖羔羊。

  如果教宗是被天主教視同是聖彼得,耶穌首徒的接班人(握有天國鑰匙的神聖使命),那麼主教就是為接班人的接班人。李神父的聖職位份應該為正式的區主教「主教即是藉著聖靈/聖神被祝聖為教會中的牧人及管理者,也是教義的導師及聖職敬禮的司祭。在一般基督宗教主流教會,指耶穌基督派遣使徒/宗徒繼續實行祂的使命」,九潭教區應該是歸李神父所管轄。

  一般我們對於神父就是耶穌基督在世上的代理神職人員,所以不應該發怒,凡事包容相信。但是別忘記這個戲劇是談「司祭」這個位份。

  「司某」的本意是「掌管某類事務」,可到了後來卻一一變成「掌管某類事務的部門首長官銜」。如在基督教當中就叫做「司琴」「司會」或是「司獻」,而顧名思義「司祭」就是「掌管奉獻供物和犧牲而立的職位」

  「凡大司祭都是為奉獻供物和犧牲而立的,因此這一位也必須有所奉獻。」(思高版聖經希伯來書八3

  如同李神父的聖名為加俾額爾(或譯加百列),預表那位傳福音報佳音的人是他(那個對聖母瑪利亞報佳音的天使長就是加百列),所以即使他看到不公不平的事情,也只能忍耐,因為說實在話,比上戰鬥力,與他自己的位份,其實最後要有一個預表基督的犧牲之死,那麼也只能是李神父擔任了。


天父的愛

  在談因為戲劇張力而必須死亡意義之前,我先來談談我對於為什麼最後在海日與李神父的影響下,所有人幾乎都有了悔改的機會。

  黃哲範的手下恐嚇之下,無法動搖李神父的一絲一毫的改變,但是自己的孩子將要被欺負的時候,李神父憤怒到動手打人。

  當下其實我是非常感動的,如果幾乎如同耶穌為榜樣的神父,有這樣的憤怒,那是真心的擔心與關愛。

  這與我想到當年第一次聽到「為著受虐受自己親生父親性侵的孩童憤怒」的那位日本內越言平牧師,然後我淚流如雨之後,我才明白如果是真實的天父之愛,是包含著為著所愛的人,受苦的人憤怒著。

  其實我覺得不只是這些人,包含黃哲範如果他的生命若是受到威脅,老神父的反應也是一樣的。所以在此我在思索一件事情,就是聖經這句話:

  於是,耶穌對他的門徒們說:「如果有人想要來跟從我,他就當捨棄自己,背起自己的十字架,然後跟從我。(馬太福音16:24)

  在不明白天主天父上帝的旨意前,李神父已經做了所有人可以做的努力,但是公平正義就是沒有臨到,不過即使到此他仍舊沒有對天主失去信心,依然堅守他信仰與神父本份。

  所以即使他非常的痛苦,依然愛這些罪人,包含在面對姜部長之前依然如此。一個人承擔,他背起的十字架有多沉重?他仍勇敢的面對。

  可是他們要動他所愛的人呀!海日,韓神父及莎拉修女等人。如果他們是要他的命,他不會有任何的懼怕,但是任何人都無法接受自己所愛的人被要脅。好牧人為羊捨命,如果有人要動他的羊,他會拼命的。

  因為如果被要脅後李神父妥協了,那麼才不符合公平正義吧!為了這些的公平正義,那樣的捨命就會發生的。

  在舊約時代,摩西帶領以色列出埃及時,其實只要以色列不遵守上主的戒命者,死於神的聖潔憤怒之中,是常見的。在古禮當中有非常多非常多嚴謹的程序,而即使天主教是已經以耶穌基督之後新約為基礎,但是對於「神聖神性」的要求,其實是更有自己的邏輯存在。

  但是在新約時代是否人子耶穌基督就沒有表現出憤怒的模樣?其實是有的,他在假冒偽善法利賽夫子及在聖殿前私營利的商人面前,其實都是有表現過憤怒。然後其他時候他都是以智慧的言語去面對世間的罪惡,甚至最後因為這些罪惡汙衊而上了十字架。

  所以憤怒在應該憤怒的地方,有必要時是必須的。而這正是李神父留給海日最重要的遺產。


那些種下的種子

  當有人面對要脅的時候,反應會是如何?海嘯團隊的人大該都不會妥協吧!只要不是自己所愛的人被威脅的情況下,其實他們都不怕死。

  然而這些不怕死的人是如何被種下福音的種子,最後是如何變成成熟的果實?

  我確確實實地告訴你們:一粒麥子如果不落在地裡死去,它仍然是一粒;如果死了,就結出很多子粒來。(聖經約翰福音12:24)

  如果李神父沒有死亡,那麼這些種下的種子都不會發芽結果。因為那些果子要長出來,需要種子本身的捨命破裂。

  為什麼李神父一定要死亡,故事才會有進展?因為如果李神父的位份象徵著為義獻祭(殉道),而且被汙衊(與罪人同掛在十字架上),黑暗壟罩才需要光明照亮。

  假設沒有發生這些事情,那麼其實可能直到李神父自然死亡(病死),海日他們還是無能為力的面對九潭區的所有惡行惡事。因為海日不會回到自己以前的位子上,而其他人也不會有機會覺醒,大家都在原來的生活線路上走著,並不會有太大的改變。

  如果說李神父的內在祈禱是「求天主天父上帝讓公平正義回到九潭區當中」,那麼李神父的死亡就是上主回應了這個祈禱。

  其實我覺得編劇應該沒有想這麼多福音的事情,單純是因為戲劇張力,只是這樣的結果卻剛剛好回應了劇中這個禱告。

  因為只有劇變,才可能撼動原本的黑暗壟罩。

  而且這樣撼動的關鍵,正是在這裡面他們以為最沒有影響力的老神父。一個老神父能做什麼?他能讓那些以為可以以灰色、黑色內心活著的那些人,開始心痛。以為自己可以沒有是非黑白正義的活著,以為自己可以成為惡人的活著。

  於是那些人開始動搖。

  因為李神父是真實的愛這些不可愛的孩子們,無私的包容這些人。當這個樣如天父上帝的愛受到傷害時候,他們內在那些的閉眼、濛灰、染黑的開始崩裂,直到真的蛻變與悔改。

  不過這些種子會有這樣的開花結果,還是因為有個繼承李神父意志的初熟果子,金海日繼續澆灌,才會有後來的結果。


淺石、荊棘及泥土裡

  「他用比喻對他們講許多道理,說,有一個撒種的出去撒種,撒的時候,有落在路旁的,飛鳥來喫盡了。有落在土淺石頭地上的,土既不深,發苗最快,日頭出來一曬,因為沒有根,就枯乾了。有落在荊棘裏的,荊棘長起來,把他擠住了。又有落在好土裏的,就結實,有一百倍的,有六十倍的,有三十倍的。有耳可聽的,就應當聽。」(聖經馬太福音133-9

路旁

  如果如同這個耶穌所說的比喻來看,其實黃哲範差點變成「落在路旁的,飛鳥來喫盡了」那顆種子。

  假設李神父沒有死亡的話,那麼這樣的事情一定會發生。但是要說幸好某部分黃哲範的堅持,他其實作惡時也沒有放棄去教堂,所以身為李神父長子位份(最早認識李神父)的他,才能等到海日最後給予的原諒,讓黃哲範有浪子回頭的機會。

f_4512380_1.jpg

  從小就照顧黃哲範的李神父,即使不是直接因為黃哲範而死,卻因為黃哲範身旁的犯罪相關人士而亡,最後可以被自己的弟兄赦免,然後有機會接納自己,我覺得是因為他內在一直都有李神父的愛存在,讓他最後有機會翻轉。

淺石

  在九潭區出現的時間點最後一個應該是京善,我推理她之前應該是待自己家鄉的司法單位,後來才轉這裡,所以能夠攀上姜部長,至少要是在姜部長之後來的,她就是很標準的在「淺石上,日頭出來一曬,因為沒有根,就枯乾了」,信仰根基不深,所以一旦引誘出現後,馬上轉變。當然如果沒有因為致死的原因出現,她也是會直接轉黑的。

  其實京善對於李神父或是天父上帝的愛是很淺的,能做的只是一點點,她最後有機會可以翻轉,那是因為海日直接再將種子再一次種植在她心中,她才真真切切感覺到有人為她禱告。

  所以李神父的愛,讓京善對海日等人有善意,但是這個只有在淺石種植的種子,最後是被一記暗殺打破了石頭,才能開始紮根。

荊棘叢

  次子是金海日,以金海日遇到李神父的時日時,也許那時候就已經有黃哲範了,但是那時候他應該只是小混混,至少十年前金海日有待過九潭區,卻顯然不認識黃哲範,就表示黃哲範曾經離開過九潭又回來的時候,就變得非常風光了。

  當年如果不是李神父全然的接納海日,海日也沒有機會重新活過一次,那麼不會有後來的這麼多人悔改。

  說海日是荊棘叢內的種子,是因為他內在的創傷太大,黑化後差點讓他的信仰種子枯萎。

  這些荊棘,應該平常潛伏在泥土當中,ˊ只有苦毒與創傷才會讓他們發芽長大,海日一直無法清乾淨,直到最後一戰的時候,海日聽到眾人的聲音,他才有力量一次拔清。

結出果實的好泥土

  海日剛剛來到九潭區教會時,莎拉修女很顯然不認識金海日,所以至少她是十年前離開賭壇後,然後在海日之後加入。最微妙的是韓神父到底之前與海日認識嗎?我覺得是沒有的。看韓神父對於海日的態度,就覺得他應該甚麼都不知道。

  唯一無法確定時間點的應該耀漢。

  這三個種在好泥土的人,都是自己已經自發發芽生長的好種子,雖然都有自己內在需要突破的關卡需要面對,但是其實結果時只是時間問題而已,至少在自己慢慢摸索成長之後,他們也找到自己的路往前。

  而下面這三個卻是因為李神父影響某人後,而又在結出果子的。

第一個撒出種子的人就是大榮的搭檔李永天。

  金庫成立的時間大約三年前,而李永天死亡的時候也是三年前。李永天在死亡前拿了十字架給大榮,其實那也是一種很深的影響,讓大榮對於信仰有種莫名的好感,就是起因在於李永天。所以種下大榮那個種子的人是李永天,而李永天就是李神父的信徒。  

第二個撒出種子的人是宋撒

  我猜張龍大約是與黃哲範回歸時候出現的,而之後才是宋薩,因為宋薩說他剛來的時候,第一個跟他說話的人是張龍,可見張龍在宋薩之前來的,我預估大約三年左右。

  宋薩對於張龍最後的接納,讓張龍最後知道悔改的意義,而且張龍應該也是有去過教會的,不然怎麼會懂那些教會的神學屬靈語言?只是他應該不太懂甚麼天主教,只是最後他被宋薩接納後,應該也會因為宋薩緣故接受信仰的感覺(順便加入海嘯團隊就是了)

  當然張龍也是幸運的那個,雖然他非常不聰明,因為他經常去騷擾李神父,那也應該常聽到李神父分享「吃餅」之類的話。所以他很笨蛋的想要把罪都擔下來時,就有說「他一天到晚都要我吃餅,覺得很煩」。

但是這個餅呢,就是預表基督的身體。而最後處理李神父身體的正是張龍,你想張龍的震撼力度有多大。最後海日會接納張龍的,就如同即使李神父靈魂知曉張龍對自己遺體做了什麼,我覺得他也是一笑置之吧!

第三個撒出種子的人是韓神父

  這應該是韓神父無心之舉,但是他扮演的律師最後讓鄭區長最後悔改認罪,我想韓神父本身除了演員的功力外,也需要有神父的能力吧(大笑)

  以上寫了這麼多「種子人員」,無論是自己被種植,還是撒種結果又撒種的,這些曾經迷失的羔羊,都是因為李神父直接或是間接的影響下,最後被真正的救贖之愛觸摸的人。李神父接納了老千、殺人機器、黑社會老大、小混混、戲子、貪官,給他們都有了浪子回頭的父親祈禱與等候。

  原來真正信仰屬靈內在家鄉,就是要有一個祈禱不會停歇的祈禱者。聖經的記載是聖靈,而天主教內的代表就是神父,司祭。

  當然延續下去執行者是金海日神父,所以下一單元寫完韓神父後,將會寫一篇熱血司祭的整體聖經福音訊息,因為李神父是做撒種的人,而金海日神父是收割的好牧人,之後會再詳細的說明這一段前後緣由。


獲得萬事之益處的我們

  「我們也知道,神使萬事相輔相成,是為了愛神之人的益處,就是那些按照他的心意蒙召之人的益處。」(聖經羅馬書8:28)

  編劇是惡搞了許多聖經的比喻,我也不覺得即使裡面有好幾個基督徒天主教徒演員在裡面,可以有這麼深的隱喻可以靈活使用,所以只是我自己覺得剛好這樣的「種子」比喻,可以運用在這裡。

  就好像編劇用惡作劇的方式讓一些奇妙的東西出現天啟。其實身為基督徒的我,也很容易在這部電視劇當中,感覺到真實上帝的手藉著這些劇情說出了一些深處我心的感動。

  雖然這是以天主教的神父破案的故事為主,但是更重要的是,我在當中獲得的是甚麼。如同耶穌在這個世代當中所說的比喻一樣,對我來說李神父受苦與愛大家的形象,非常有基督的榜樣,即使演員不一定是基督徒,但是這是我覺得所有演員當中演最少,但是存在感最強烈的一個。

  所以如果有人要跟我爭執基督教與天主教有甚麼不一樣的時候,那麼我只是以「基督徒的角度」感覺天父上帝感動,本來就是會與你不同的。

  這是我覺得我感覺到天父上帝帶給我的感動,所以不一定是原著劇本本來的意思,只是看到一想到二是我寫這篇的原意,也期待更多愛上帝的人,可以在這個故事當中獲得自己得救赦罪的感動。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羊麥仔 的頭像
小羊麥仔

小羊麥仔宅了你|MAY COLOR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