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第一二集時,心裡有所預想可能的事情,沒有想到這些的預想這麼快就在第三集就出現了。

 

    在觀看第四集開始,金海日與李英俊的對話中,似乎是在對照這個故事邏輯的定義。

 

    憤怒正義還是救贖包容?

 

    海日說黃先生那種人怎麼可以到教會來?然而李神父說教會怎麼可以挑人來,這是接納罪人的地方。

 

    以理解聖經新舊約的人來看,而或是時常在教會界的對話來看,福音或者律法(戒律)那個重要議題:如果自己弟兄犯罪,我們該怎麼辦。

 

   之後一直在展現的就是李神父帶給世人的救贖價值。如同耶穌基督的精神一樣,做最卑微的在垃圾中找孩子的玩偶;忍耐著他是恐嚇著自己的教會弟兄

  

    第三集的剛剛開始,因為一個爆炸,帶出了海日是「戰後創傷症候群」,俗稱PTSD。所以李神父希望海日再次去治療過,也可以推論之前海日治療過然後才成為神父。

 

   而造成海日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原因是因為他們無差別的攻擊,殺掉了一屋子的孩子。也許這就是為什麼他會想成為神父,然後特別照顧育幼院的小孩。

 

    所以海日的憤怒,何嘗不是對自己行為的不諒解與憤怒?如果李神父沒有對海日包容,那麼就不會有今天這樣的故事出現。所以海日時常對於罪惡不公義憤怒的潛在聲音,何嘗不是在審判自己的罪惡?

 

    第三集最後出現一個名  

     即使接下來是極為嚴肅悲傷的議題,但是熱血祭司一秒讓你笑的功力,還是隨時達得到。

 

忽然浮現的簡介與預感證實。

 

    一個時間的落差,李神父的紙張沒有讓海日收到,一通電話讓李神父出門。

  

   這時我想起了這個故事的簡介:神父的殺人事件,金海日與具大英聯手破案。

 

    這不就表示有一個神父會死亡? 然後我心中的推理獲得了證實。

 

    黃老大雖然是黑社會,但是心中多少還是有天主存在,然而這樣的良心感勝不過旁邊大人物的壓力。

 

    不過到底是不是黃老大動手?我覺得有懸念,因為如果是他,那麼為什麼不直接拍攝這個真面目?真相是什麼?都還是有變數。

 

   諷刺的是,李神父死在他所堅持下去的包容。

 

   但是李神父的死亡卻是將這個故事落下了真正的定義。

 

   剛開始我以為電視劇會是以感化喜劇說教的故事,但是當李神父死亡與他寫的那封信出現時,如同這個故事的另外的意義:憤怒的祭司。

 

   在聖經當中,祭司是執行律法與禱告的人。在舊約的祭司代表上帝的聖潔,是很黑白分明,觸犯法律是會死亡。但是如同耶穌的救贖,李神父的死亡,卻是成全了「救贖」這顆種子,因為如果李神父不死,海日會被完全無私奉獻的限制給限制住,但是一旦死亡,他會形成一個強大價值影響力,深植海日的心,這比活著的李神父還強大。

 

   但是如同一個開關一樣,這個李神父的制約關上後,也是世界上唯一了解他的人離開了,那麼會有多黑暗的東西會跑出來?

 

   李神父如同九潭區最後的良心。大家知道他死亡的時候都是哭泣的,因為他的包容讓罪惡都有容身之處。如同當海日忍耐不動手,天上開始打雷,也是一種隱喻。當唯一的良心死亡時候,是時候有上帝的審判出現了。

 

   許多人的哭泣畫面,代表李神父的離去影響力有多深,然而當他們污衊李神父的罪惡時,會帶動一些人的良心的啟動?

 

   死由一人而來,影響也有一人而來。罪惡會不會因為一個人的死亡而有所動搖?

 

   然而會不會因此啟動海日回歸到讓自己傷心的前任行業?這是下一集是否海日開始開外掛的關鍵。

 

   而連清白都不願意給死去的人時,會改變多少人挺身而出?

 

解謎啟動

 

   第四集正式進去懸疑推理的部分。但是海日要對抗的是,全部勾結一起的警察局局長,檢查官是站在錢多的一方,哪裡來的正義?完全失去正義之心的警察與漸漸被同化的新人警察。哪怕她是偷偷給線索,其實也是無用。

 

     裡面有個奇妙的線索,就是有個做總務的人消失無蹤,我猜他是關鍵證人。

 

   黃老大一直只有用恐嚇的方式,並無過激烈致死的暴力。頂多毆打,所以兇手百分百不是黃老大,甚至因為背景設定的緣故,會被誤會為兇手。

 

   有一幕是那些官員要黃老大對付教會的事情。官員們毫不考慮就要黃老大下黑手,反而是黃老大還天人交戰自己是否會下地獄而猶豫不決。這表示偽君子與真小人來比較,有到教堂的黃老大還比較有良心一點。

 

   如同震撼我「名不虛傳」的那幕下跪,而本故事當中第一個名場面已經出現了:我覺得是那隻顫抖的手。如同被世界遺棄的海日,獲得救贖的他是因為跟父親一樣的李神父,所以他的離去海日打擊有多少?

 

   光一隻手就能完全表現出南佶的演技,我覺得他又進步了。

  

   之後傷心欲絕的眾人在教堂聖堂中禱告,為什麼海日會忽然大喊:這是不對的?因為與眾人一樣傷心欲絕,海日可以完全跟大家一樣陷入悲傷中,什麼都做不了。

 

    所以海日是對自己說:這是不對的。他強逼自己振作開始找線索,然後要求申請屍檢。

 

    為什麼故事是他離開原來崗位,來到九潭區,而不是原來就在九潭發生一切事情?

 

    這時候的故事張力就會顯現出來。因為待久了就會如同所有人一樣,知道再努力也拼不過整個官匪串聯一起犯罪結構,包含李神父的態度其實是偏消極。

 

救贖與審判

 

     「有些事情禱告是無法完成的,所以人還要努力一些」這句話是故事當中兩位神父的對話,雖然不全符合聖經,但是這個編劇十分認真的將聖經原來救贖與審判價值,以兩位對話中彰顯出來,一點都不含糊。所以即使現在是要彰顯審判的時刻,但是李神父的救贖價值何時會發芽?是值得期待的。

 

     如同落入泥土裡的麥子,會結出多少倍的果子,是可以期待。治療犯罪不會只有毆打與暴力,如同活著的李神父,海日將會繼承這樣的救贖價值,並帶著自己的正義,開始影響罪惡。

 

     李神父的死,其實也是一種定義的結論,因為如果李神父不死,海日的價值就會對抗救贖這個價值是錯誤的,但是當李神父死亡又被污衊時,海日賠上自己的性命,也要證實李神父是正義。

 

    另外我也很怕劇本將李神父寫成最後的大魔王,幸好如同天父般的李神父回到天父身旁時,一切都安心了。所以即使李神父死亡讓我也很傷心,也帶來了安心,因為至少不用看到救贖價值被崩塌的暴力審判正義。

 


歡迎大家加入我們的社團「金南佶熱血佶思團」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kimnamgilgroup/

或為「金南佶|熱佶團」按讚,給我們鼓勵

https://www.facebook.com/GilgsTea/

 

 

文章標籤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