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的,一年了。記憶中的那段在沉靜的時候,還是有一股悲傷,尤其自己沒有女兒的時候,她是我養了十八年的貓孩子,即使過了將近一年以上,那痕跡,仍是那麼深刻。

  深刻到似乎她沒有離開過般。

  雖然不在那麼的風吹草動的焦慮,但是思念像是迴盪不會散去的酒香味,只聞味道就讓人想起歲月中的美好與哀傷。

  大約在這個時間點,妹妹住進了醫院當中,然後從此就沒有再回到家中。

  即使過了一年,要寫這篇,仍舊是這麼難下筆,也不知道從何下筆。

  因為那很深很深的愛,仍舊刻印在我腦海中,即使我現在養了新的貓咪,我想抱的仍舊是她。

IMAG3632.jpg

  我必須要過了一年,才能夠動筆,因為我知道要我的悲傷不失控,也只有時間能夠撫平。

  我知道她是幸福的,尤其提到她的年歲,就知道這是上帝的恩典,陪伴了我這麼久的時間。

  妹妹是個很體貼人的貓咪,從來都沒有看過這麼親近人的貓,也很愛護其他的動物,活力十足,因為即使在她去世的前幾個星期,她還在爬高爬下,很健康。

  遇到她是我的幸福,因為我可以度過許多生命中的難關,都是靠她陪伴我。

image032 

  我哭的時候,她會過來舔我的眼淚,她喜歡我抱著她睡覺,然後像狗狗一樣舔我的臉。雖然她很皮,會往外跑,也失蹤過很多次,但是總是會回來。

  所以當她走的那段日子,我很痛苦,總覺得她會跑回來。

  其實面對貓小孩的臨終,我不知道是否最後要給她醫療,尤其寶寶年紀也大了,因為讓妹妹最後在醫院離開,我很心痛,因為我很想讓她回家再走,卻做不到。我的自責是我總覺得我讓妹妹受了很多痛苦,打了很多的針….

image064

  我知道妹妹一點都不會怪我,她是個很會忍耐的乖小孩,有我在就好了,但是寶寶是個很會該該叫的貓咪,她一定不喜歡住醫院,所以我根本不知道怎麼樣讓她走才是最舒服的,雖然她現在算是健康,但是總是要面對這一天。

  有了新的貓孩子,也可以不再一直落淚的自責自己,更可以談笑間提到貓小孩的名字。

  可是還是仍然無法,動筆寫出有關於我親愛的貓小孩以前的點點滴滴。

  我也不知道有沒有勇氣去寫出這段,就像我封印了我的筆有這麼久的時間,無法寫出散文,就是因為我的文字一直都是我觸摸內心的窗口,那是比說出口的自己,更深沉。

  她現在應該很快樂中,因為她在她最喜歡的草地上,跟造她的父親在一起,而且很健康,難過的只是我自己的不捨與寂寞而已。

  其實我也知道我生活上很多有關於貓小孩的不安,就是來自於自責與害怕失去,可是我明明知道就算他們離去也是回家。

  這些讓我之前無法很愛Luffy,不是不寵她不愛她,只是我必須一直告訴自己她是Luffy,不是妹妹,內心中那塊酸澀讓我無法直視她,那個被妹妹空下來的缺憾。

  也許是個巧合吧!更也許是Luffy是百日告別的小演員,這中間再可愛的貓都無法說服我去養,但是最後說服我的是這個「百日告別」,不是因為我想當星媽,而是我知道,我需要告別。

  之前有養了一隻小公貓,半年就死於莫名其妙的病,那時候的傷痛沒有這麼大,似乎過了半年就好了,可是養了17年,如果是人類,都已經可以變成一個很高的青少年了,如果不痛,我就不是好媽媽了。

  Luffy似乎給了我一個新生。

11896262_10204118697481441_5357738265293235896_n.jpg 

  不過Luffy實在太皮了,讓我好幾次氣到很想退貨,因為怕寶寶害怕與受傷,但是我知道那是因為失去妹妹的自己在害怕是去寶寶,但是最嚴重的似乎在打架的過程中,Luffy傷到寶寶的眼睛,還好沒有失明。

  只好慢慢地讓寶寶去學會保護自己,教育她已經沒有妹妹去寵愛自己了,她要學習當姊姊,但是也許就是被妹妹寵愛的,所以她很不喜歡Luffy接近。

  但是還是感謝Luffy,因為似乎原本很虛弱的寶寶,在時常跟Luffy打架運動之後,變得比較有活力。

  Luffy有些地方跟妹妹很像,如她會躺在我的背上,以及往外跑的動力,但其他親近的部分,就一點都不像了,寶寶仍舊跟以前一樣看心情哄她,才願意被人家抱。

  那天深夜,因為自己的手受傷全身痛,所以Luffy的親近讓我受了很大的安慰。而受傷後我知道12月妹妹的走的紀念日,我無法去看她,所以與Luffy玩樂當中讓我高興了起來,而心中的沮喪與害怕被Luffy撫平了。

  第二天早上醒過來,我到處找不到Luffy,我以為是我深夜睡覺的時候,讓Luffy不小心跑出去,所以她不見了。

  「好不容易接受了她是我親愛的女兒,主呀!為什麼就讓她不見?」,內心一直無法深愛Luffy,是因為害怕忘記妹妹的恐懼與再次失去的。

  而在我已經接受了Luffy當下,為什麼讓我失去她?我不明白的,崩潰的大叫了起來,翻過所有Luffy可能鑽進去的地方,都沒有找到,我歇斯底里地大喊著,快要瘋掉。最後拿起了罐頭與她的玩具,心裡想,這個叫聲這麼小聲的小孩,到底掉到一樓的哪裡?害不害怕?

  正要準備到一樓找她的時候,我不死心地又找了一個不太可能鑽進去的蓋子。

  女王陛下就出現在這裡。

12313541_10204589801418745_6639119409675322472_n.jpg 

  被我哭喊聲喊上樓的爸爸,罵了一聲三字經,我跟爸爸道歉,但是已經沒有事情的我明白,如果我失去的時候,會這樣吧!即使這樣,但我還是決定繼續愛這活著兩個貓小孩。

  愛失去的時候很痛,但是讓我不愛她們,我會更痛。

  是妹妹讓我知道,原來天底下有這麼愛我的貓小孩,我是多幸福的人。但是也是因為這樣的痛,讓我到現在面對「愛上人」有很深的渴望,卻有很長的距離。

  之後卻是Luffy與寶寶讓我明白,這樣彼此吵鬧也是種相愛的表現,也是他們讓我慢慢的更珍惜一些出現在身旁的朋友。

  寶寶現在像妹妹一樣,表現出堅強的親近他人,反而是Luffy是會怕人,似乎是以前妹妹與寶寶的腳色互換,讓我很欣慰。看到這裡,就會覺得妹妹將寶寶教導的很好,即便Luffy很多時候還是很皮。

  我想,我無論有沒有結婚與生小孩,我都會養他們一輩子。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