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四十幾坪的兩層樓高的小屋,是我們結婚五年後所置產的第一個房子。雖然我們的故鄉有個老屋,但是因為離我們工作的地方實在太遙遠了,所以還是決定在這個第二個故鄉當中買下他,因為這代表我們在這裡的安定與決心。

當你堅持在屋子內置上四面兩層活動式的書架之時,我知道,你是看穿了不斷在咾叨錢可能會不夠用之下,我那份渴望在次拿起筆創作的心情。你的體貼讓我很感動,但是我想若你只是顧念我,我就不會答應買這棟房子,或是在建立這個圖書館。

你說,這像個小小的圖書館,開放的空間,可以讓孩子自發性的去發掘自己內在的創意與學習。你不曾像我一樣,很專心的去學諮商與輔導孩子的技巧,但是你赤子般的說故事能力,你為我們這群孩子所重新詮釋的世界,卻是充滿的希望。

是呀,你說的對,我們孩子是需要這樣的空間。因為再多的網路資訊與科技電玩,或是我們夫妻,或是工作員的關心、輔導,陪他們遊戲,但終究我們的「小」朋友,還是需要自己去面對人生的挑戰,所以生命的學習是要自己得來,才是實在踏實。

因為你信任這群被這世代遺忘的孩子們,都會像我們兩個一樣,在茫茫人海中發出自己的光芒。因為曾經連「為什麼存在?」都遺忘的我們,可以歷盡風霜之後,還找到自我價值,找到彼此,找到愛情與婚姻,然後甚至還找到這裡,這一定不會是兩個特殊的例子。

我說這裡是「都市沙漠中的綠洲」,因為一個一個快要枯乾的年輕樹木與花朵:絕望、無表情、完全不理會人的A;滿口謊言、會以高超手段偷東西的B;想要用身體買賣尋找愛情的C;只想跟人打架與每天被人欺負的D與E…..那受傷,不信任你,故左右而言他的防衛,慢慢在這裡以不同的生命呈現方式,找到自己可能的希望。他們的臉,會像一個新生的嫩芽般的,穿透社會無情的標籤與評價,發出「我還活著!」的訊號,宣告自己生命的價值存在意義。

剛剛開始,他們的生命故事給我們感傷與讚嘆,是大過於我們履戰履敗的挫敗感。不過當彼此生活的時間拖長之時,漸漸失去耐心的我們,也曾經想要放棄,但是一但想起當初關心我們的人,怎麼關懷我們?讓我們走出來?更何況這是上帝給我們託付:沒錢了,愛心快沒了,孩子又出狀況,或是莫名其妙的又失蹤…但我們還是咬著牙,繼續走下去。

一箱一箱的書,從我們兩個的故鄉當中送過來。孩子不耐煩的把書從紙箱當中拿出來放到書架上,但是隨著一本一本我們少年收集的書本展開,像是我們兩個內心世界最私密的角落,被一一呈現在他們眼前。畢竟身為小有名氣的作家,所看過的書,還真的滿希奇古怪……。

慢慢的,他們放書的速度變慢了,因為不知不覺中,他們也被那些希奇古怪的書名吸引進去了。也許在他們的刻版印象當中,牧師與牧師娘不應該看這些書吧!因為即使我們平常會刻意去跟他們打在一起,但是我們身份帶給他們無形壓力,還是有的。所以這像是他們發現了我們弱點般,擁有了可以對我們嘲弄與嘻笑的理由與藉口。

然後,他們開始願意跟我們一起打電動,一起討論我們生活的遊戲規則要怎麼定;有些時候發生了一些搞不定的小麻煩,也會「大發慈心」像個生活經驗家的老師般,給我們如何做的建議。

我忘記是從誰開始的,因為他們不小心看到我以前的照片,發現我從以前就是這個體型,並不是因為懷孕的關係而發胖的,所以開始「肥羊媽媽!肥羊媽媽!」的亂叫,即使我開玩笑的抗議說,他們都叫你「大哥」卻叫我「媽媽」,明明你比較大,卻叫我「媽媽」…..但是抗議的結果,只會加劇對我更多戲謔的外號稱呼。雖然無奈,但是卻是充滿著甜蜜,因為我們知道,那種想要捉弄他們在乎的人惡作劇,是我們另類的情感交流。

那是個下著大雨的下午,你應邀去外地演講,而我因為待產期近了,被迫在家休息。這群孩子臨危受命的照顧我,明明這時候只呆在圖書館中會讓他們有些無聊,不過他們也不敢亂離開,深怕我有狀況,所以居然都乖乖的待在我的身旁:打電動的打電動,上網的上網,看書的看書,奇蹟式的居然可以維持這麼長時間的安靜,沒有任何的爭執。

活動量最多的D無意識喊了餓,雖然眾人很想以殺人的眼光圍攻他,但是在青春期的他們,已經習慣一天五六餐,卻也真的餓了。所以在我堅持為大家下點麵之下,也只有讓我到廚房去準備吃的。

事情就這麼發生了。正把乾麵裝盤的我,忽然感覺兩腳間有液體流下來。腹中迎來的陣痛,似乎要宣告著小寶寶已經等不及的要出來。因為痛到無法在站直腳,當然也無力再拿手中的磁盤,只有任由他摔到地上,破裂。

這當然驚動了圖書館中的孩子們。

剛剛開始,孩子們當然是一陣驚慌,不過在反應最快的B,冷靜的智慧指揮著大家後,大家才慢慢的開始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

就看著原來只會說著謊言欺騙大人的B,現在卻用他機智,一一交代大家該怎麼打119?該帶什麼東西到醫院?該聯絡什麼人?等等的動作。

已經拿過幾次孩子的C,哭著跟上帝禱告原諒她的罪,只要「媽媽」平安的生產,祂要怎麼懲罰她都可以…

平常最安靜A,一直緊緊的握住我的手。雖然臉上的表情還是無法這麼習慣與自然的表現出來,但是她已經緊張到溼透的手,流露出這個孩子對我在乎與關懷,安撫了我丈夫不在的不安情緒。

在其他人旁邊,有些時候連說上廁所都不敢E,現在居然大聲的安慰已經自責到在大哭的D,說叫我去煮麵不是他的錯,而且十分迅速的回應著B所吩咐的事情。

雖然劇痛讓我意識是有些模糊的,但是此時此刻我心中滿滿的幸福是什麼?我卻十分清楚的知道,並不是你或我的書又順利出版,也不是我們的孩子快要出生,或是我們禱告那些人都去教會了,而是我眼前的這些孩子們。

好像在我們孩子還沒有出生之前,我們「懷」了多年的這幾個孩子,在這一天當中,都同時出生了,長大了。雖然大家曾經都是這麼脆弱,甚至用一些社會無法接受的方式,讓自己有理由可以生存下去。過去的對錯不是重點,重點是這些曾經快要讓我們家,難過地快要致死的負擔,如今卻也破繭成長到,可以為家中擔起連我們都無法擔起的難關了。

當他們看著他們的弟弟出生之時……嗯!對!他們的弟弟,他們像是都中了頭獎般,滿心歡喜快樂的抱住在趕來醫院的你,還有其他可以到的家人──那些對他們曾經有意見的血親。似乎,在這種歡樂當中,之前的一些隔閡與誤會,在這一刻都開始慢慢解開。

這些在我病床前圍繞的人,都是我的家人,那怕他們都曾經讓我難過、失望與讓我們彼此都受到傷害,甚至沒有血緣關係,但我想這都沒有關係了。

因為一切都由新生生命的誕生,重新在我們家中,寫下新的故事與關係。

多年後,我跟你一定都會告訴我們家的老六,這年這時這一刻,他這些哥哥姐姐的事蹟--我們深愛的家人。

我們永遠引以為傲的榮耀奇蹟。

全站熱搜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