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開始養動物,大都是因為家人後面無法在照顧他的情況下,才開始接手。

早年養了幾隻兔子,從「朱朱」到「小朋友」,養了將近五六年的兔子,可每次都是家人幫我把死亡的寵物處理好,所以我都沒有看到他們的最後一面。

記憶中,對這幾個曾經在身旁的家人,只是記得,有潔癖的媽媽,曾經趁著我不注意的時候,偷偷想要把他們丟掉。

那時我們第一次從爺爺的老家搬出來,住在一間有著矮牆與小門的一樓公寓。因為前面有一大片草原,所以我就常常在哪裡溜兔子,讓他吃草,也讓自己可以散散心。

畢竟才十五六歲大的孩子,在知道自己親人有外遇,可能會離婚的情況下,注視著沒有任何心機的白兔,會讓自己短暫忘卻自己的心即將被剝成兩半,露出屬於自己該有的年少笑容。

但是該來的還是會來,當我知道我的兔子被丟掉的那一刻,像個瘋子般,發狂的開始亂吼亂叫,無法控制的不安情緒,整個爆發而出,所以我除了大叫外,我還能做什麼?

為什麼要丟掉他?為什麼要丟掉他?為什麼要丟掉他?為什麼要丟掉他?

我現在能想起來的,在那時候內心可以拼湊出來的文字,只有這句話。

我無法去像個正常的青少年羊寵物般的去照顧他,怎麼說?現在午夜夢迴回到以前跟「小朋友」相處的房子當中,我總是會夢見一定要去餵他吃東西,因為很久沒有餵他了,但我總是找不到他,找不到……。

過了幾年沒有養動物的日子,然後她出現了。一個有著老虎般的花紋,黃色的小母貓,被我妹妹與弟弟撿回家中,取名叫做「妹妹」。搶在阿妹還沒有出名之前,她的外號就已經叫做「阿妹」。

後面的結果,就是開始我在照顧她,然後我的夢中就開此出現這隻小黃貓,她參與了我大小的夢境故事。托她的福,她在我家失蹤幾次,我就得了幾次「情境式腸胃炎」。

她最後一次失蹤,足足不見了三天三夜,這讓我跟我妹發了瘋的找,才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之下,把她找回到家中。失而復得的心情,讓我開始對貓貓有氾濫性的愛心出現,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撿了一隻貓回家。

這是我第一次擁有自己的動物,我很高興,特別想珍惜他,所以就取名叫做「寶貝」。但即使我之前養了在多動物,卻沒有像這次一樣是自己擁有的,反而讓我開始不知道如何去養他。

在有些不知所錯的情況下,寶貝也慢慢的長大了,我像個驕傲的媽媽般,愛護著寶貝,看著他的身體開始拉長,然後夢中就開始出現他跟阿妹的蹤影,在我冒險的情節當中搗蛋,卻仍讓我憐惜的想要把他捧在手心當中,緊緊的收藏起來。

他小小的,跟阿妹一樣是虎般花紋,只是他是黑色的。晚上他一定要跟我躺在一起,然後會像咬母貓貓奶一樣,去咬我的耳朵才能睡。

他很喜歡在我看書的時候,把身體橫在我的前面,把書上的文字檔住,看著我,要我摸他;或著會直接攻擊那個讓我無法注意他的東西。我最常看的書聖經,所以那本也被他咬得最爛。

阿妹她很愛他,常常跟他一起玩,在客廳裡跑來跑去。而我就會放任他們兩個,如同在我夢中搗蛋,搞得天翻地覆也沒有關係。

那天。

對,就是那年冬天的早上,他還很高興的要我抱他入睡,肚子發出咕嚕咕嚕的舒服聲,然後在晚上與阿妹在客廳玩的時候,沒有預警的,他就這麼樣子睡了。
---------------------------------------
你好嗎?

每次在街上看到相似你的身影,總是會有一陣的感傷。

你走的那麼突然,沒有任何的預兆,前一刻你還在跟你的姊姊玩,下一刻就這麼走了。

我抱著你,不相信你走掉了,不相信上帝帶走了你…我都還來不及好好的疼你,你就這樣走了。

第三天,我才開始意識到你走了的事實,然後開始了一年不停止的眼淚。黑色,變成我的最愛,也是我最心痛的顏色,因為那是你身上顏色。

因為你,我變的害怕失去,那種對是去的恐懼,讓我的心就這樣子生病。

因為我來不及愛你。

你睡了。

眼睛閉上,安安靜靜的睡了。

一年後,我才知道你走掉的原因。看著那個帶走你的病的症狀,我對的電腦大哭,因為我終於知道你為什麼走了。

只有半年不到的相處,但是你卻是如同我所生的寶貝。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我會對你有這麼深的感情,那是因為不知道那時候會當母親的我,你是我第一個擁有的孩子。但是,我還是來不及疼你,你就這樣子睡了。

寶貝,在天國的你,好嗎?

我想,有天,當我回到了天家,你一定會在那裡等我,在撒嬌的輕輕地咬著我,要我抱你......

上帝呀!求你,讓他歸回大地,安心的睡。

直到天明 .....相見

-----------------------------
這是我一年後,寫給他的短文,就像我現在寫著這篇文章般的,在電腦前面一邊寫,一邊哭得不能自己。

我是三天後才接受這個事實,即使寶貝的安息地,是我親自找的,但是我還是精神恍惚的,不知道自己該有怎麼樣子的情緒出現。

失去玩伴的阿妹,一直希望寶貝在出現陪他玩,但是他沒有出現,所以這讓阿妹心情一直不好,不太理人。不過到了第三天,他忽然跟寶貝一樣到我睡覺的懷中,開始咕嚕咕嚕的叫著。

阿妹的溫暖讓我感覺到她的接納,然後我意識到:原來,她跟我一樣,失去了親人,因為我原本以為阿妹不會在理會我了,然後這時候的我,才開始感覺到我能夠流眼淚。


後來,一個我表妹的朋友,帶了一隻快要死的貓貓,希望我們照顧他,又像前面的一樣,雖然是我表妹的貓,後來又變成我在照顧。

本不預期會有存活下去的可能性,因為連醫生也不看好,但是她卻慢慢得好起來。我不太敢放太多感情,但是看著她,卻讓我想起了寶貝──因為她活下來,讓我想起了寶貝。

即使我知道,可能會在次遭受到錐心之痛,但是我還是鼓起勇氣,跟我表妹要下了這隻小貓。因為我想要讓他繼續活下去。

她像個天使般的,讓我可以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生命。

她活著,她活著!

這是我心中吶喊的聲音,而我心中的傷,也因此找到了可以宣洩的出口。

養「恩典」(她是白貓貓,但身上有黑色點點,本來叫做點點,後來就叫寶寶了。總之 ,我家的貓到後面,都會被我我們亂叫名字)的頭一年,包括阿妹,只要兩個女生有什麼身體上的風吹草動,我就開始警張的不能自己,或是出現「情境式的腸胃炎」,或是擔心的無法吃飯入睡。

不過慢慢的,隨著時間,我可以很自然的照顧著兩隻貓貓,讓而且讓他們健健康康,睡好吃好,更知道他們的情緒,也讓家人接納了他們。

更重要的事,我能夠去接受,有天他們會離開我,即使我不知道會不會傷心的不能夠控制自己,但是至少現在不會恐懼這件事情了。

如果哪天,你們跟我通電話,或是到我家中做客,忽然聽到本來有著溫溫柔柔聲音說話的我,忽然有些凶悍的在吼某個人不要搗蛋,你就可以知道什麼人可以讓我原形必露了。

雖然我常常因為貓貓不乖而打他們屁股,但是我知道他們仍很愛我,知道我愛著他們,在乎這些家人。

我想,如果有天他們走了,然後我也回到天家看到他們,他們一定會很慶幸的擁有我這個家人吧!我若要祈求,就是希望有天在天國當中,再次聽到他們的聲音,看到他們活蹦亂跳,搗蛋的樣子。

我深深的相信著這個美麗的夢想幻境,上帝有天會實現。

在未來的某一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羊麥仔 的頭像
小羊麥仔

小羊麥仔宅了你|MAY COLOR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