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完《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之後,來寫《惡之花》特別的適合。因為這兩個故事背景其實是非常類似雷同,主角都深受父母所在的原生家庭精神甚至肉體暴力之後,所產生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甚至在極度高壓的情況下,產生有關於父母的幻覺。

 

  更巧合的是兩個殺人魔都姓都。

 

       只是高文英是選擇將一切反社會性人格部分張牙舞爪的展現出來,找到了李代表與繪本童話出口;更或者高文英很幸運的事情是母親殺人之事,是在男主角文鋼太決定要愛上對方的時候,才發現真相。不然也許深入探討,其實文母都熙才所殺之人,不止一個。那麼這樣的殺人魔人設,與都閔錫有甚麼兩樣?

 

       更也許不同的是,文母犯罪事實是非常後面才讓人知道,而都父這些犯罪事件很早就被定論了。所以都賢秀卻沒有如此幸運的周旁的人,很早就遭遇了許許多多的標籤,甚至被冠上殺人嫌犯之罪。

photo-5f33c71532635.png

       所以如果高文英也與都賢秀一樣,有個殺人犯母親,而且文鋼太很早就知道對方母親殺人自己母親,那麼就不可能「沒關係」了,故事也會往其他地方發展成局。

 

文章標籤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