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寫《慶餘年》第一篇重塑成功的《慶餘年》文章其實有提到,編劇是將《慶餘年》主要故事骨架捉好以後,就將所有人物人設都重新再複雜化。然而人物複雜化之後,故事細節就必須又去除重修。

 

  陳萍萍是,范思徹是,二皇子是,范閑更是。許多地方人設之後,會讓人感覺這是《慶餘年》的原作骨架是沒有錯,但是已經無法被原著小說劇透太多內容。

 

  這個劇本看得出來是一個極度心思縝密極致的人去描寫的。所以最後反轉成怎麼樣?其實是無法再目前的線索中完全預料到的。

 

  給我感覺王捲編劇花了不少時間去理解原作中的腳色,然後去思索「這個腳色成長到如何的原因與背景」,將每一個人設變成自己單獨存在的故事,多了很多人與自己與環境中人事物中的「為什麼」。

 

  我現在同時在看《將夜》,這部作品就非常忠於原著小說的改編。看著這部作品就好像看著高水平的動畫改編的新番,哪怕沒有看著畫面,聽着故事,我大概也可以知道這段演到那裡。很喜歡,腳色也是幾乎百分百重現書中的感受。

 

文章標籤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