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的人並不知道,其實我非常怕與討厭被人忽然的接觸。尤其是任何一個只要他有言語上或是肢體太於過分想要侵入,就很容易讓自己陷入不舒服甚至是焦慮的狀態。

 

      哪怕他是我親密的人也是一樣。

 

  能讓我舒服的人是我可以自由親近,而不會過分要介入的人。但是即使如此,我還是有想要親近的人,而我最想親近的人,也許只是站在他的旁邊就會很緊張。

 

     渴望親密與討厭接近,一直都是我需要去面對的矛盾課題。

 

  面對宥嘉與他的音樂,也許這十年來就是這樣的狀態。簽唱會見了這麼多次,也希望可以有平淡的互動與像友人一樣彼此了解彼此,不過這樣對我來說是奢求的。因為哪怕這麼會寫文字的我,見了他一樣會緊張,一樣會很在乎,一樣腦子空白無法正常說話。

 

文章標籤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