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響情人夢》的千秋和野田,為了練習自己要演出的曲子,會參考唱片版本;但除此之外就很少看他們好好坐下來聽各種不同的音樂(像《不結婚的男人》中的桑野那樣)。千秋的音樂知識當然是很豐富的,他是出身音樂世家的高材生。相較之下,野田妹在這方面的資源先天上就比較不夠。繼之,老師指導她的方式,就是指定一堆曲子讓她彈,但從沒引導她怎麼去認識、去體會那些曲子。每首曲子都是從零開始,完全沒有概念,只是趕急著在有限的時間內把它練好。然後,經過辛苦熬夜近乎中邪的練習,以及劇本為主角所設定的天賦光環與天才創意,她總能突然開竅,彈出令人激賞的成績。這個過程興許是嫌唐突而牽強了。

其次,到底野田妹是真心、主動想在音樂界追求自我實現嗎? 並不盡然。她的本性是自然隨興的,想彈琴的時候就彈琴、其他時候就荒廢,缺乏充分的想成為職業鋼琴家的動力、熱情與「自覺」。她會走上職業這條路,有兩個關鍵,一是千秋和米奇(千秋的指揮老師)兩人都想栽培她,他們都抱持「菁英主義」、功成名就的意識型態,認為有天才就應該發揮,不讓她當單純自然的平凡人。但是,誰說平凡有什麼不好呢? 第二個關鍵是,野田妹不純然是為了音樂,而很大部分是因為千秋而選擇彈琴。她迷戀著千秋,米奇卻跟她說「以妳現在這樣是無法跟千秋在一起的。」當然,野田妹是喜歡音樂,但沒有強烈到成為「必須如此」的「志業」;她許多次的轉折都是(至少相當比例)因為想更接近千秋。回到現實想一想,難道音樂家只能和音樂家交往嗎? 上述這些弔詭,是本劇值得反思的一些點。」(引用 http://life.fhl.net/phpBB21/viewtopic.php?t=9569 )

看了amfortas這段文章後,我的想法是,真的是這樣嗎?我們不是野田妹,不知道是不是這樣子就不適合他,況且她是迷戀千秋嗎?我想更多是她迷戀千秋的音樂

千秋會被野田吸引,也是野田的音樂。

有段劇情是這樣的,出國留學的野田,將她所彈的超高難度的音樂,彈給找她到歐洲的老師聽。老師說,妳的音樂還是在小嬰兒,你到這裡來是做什麼?進入感覺世界很大的野田,進入了迷惘期,她十分疑惑到底來這裡做什麼?後來她拿了自己創作的音樂給老師聽,然後慢慢找回自己喜歡音樂的那種單純。

我不認為米奇對待「野田」是菁英主義。千秋有說過,雖然這個老頭很討人厭,但是他對人與音樂的尊重是很讓他喜歡的。與其只說野田,也要看千秋。

如果故事只有千秋天才型的成長模式,哪也只是另一種網球王子的模式;如果故事中只有野田,那就是「不用教材,也可以成為天才」的另類模式。

交響樂需要指揮與樂手, 或者野田真的是因為愛上千秋而想要跟親近他,但正如野田碰到不同的音樂一樣,她不一定會喜歡這種音樂(她常說不喜歡跟某個音樂家談戀愛)。而千秋提醒她,要好好認識音樂家,然後野田就會像跟這個音樂家的曲子談戀愛般的開始練習。

某方面來說,千秋在愛情當中,就如同指揮家一樣,但是如果只有指揮家,沒有樂手,漫畫就沒有搞頭了。因為千秋也無法出國,甚至剛剛開始就站不起來了。(要知道沒有野田,他也無法重新開始)

而有樂手,沒有指揮家,我想只去幼稚園教音樂的野田,或者如同amfortas所說的,現實這樣好像也不錯。不過那是現實,因為如果這樣子畫故事,應該沒有人看。 況且野田是因為愛上千秋而開始追求音樂嗎?從米奇選的第一個交響樂團當中,通通都是野田妹樣的樂器手,就可以知道作者想要表達什麼?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