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痛,這是我對愛殘留的感受。

然後,沒有。

沒有被愛情愛上的經驗,沒有特別被家人記住的經驗,沒有有人對你很特別。

所以缺憾,缺陷這種形容詞,是我現在無法寫出的感覺,連文字框架都架構不出來的狀態。因為我不知道進入這種情況之下的自己,是否可以有真正表達痛苦的字句?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身材面貌與自我都是如此的不起眼,因為已經沒有對象的自己,不知道接下來的目標與動機在哪裡?努力讓自己變美?活得有自信?去認識好的對象?沒有就是沒有。

心裡深處的缺,是讓我陷入一種「現在這樣也好,如果那樣也好」的空盪。飄浮不定,不清楚自己的腳色。我不知道哪天我會受不了自己,因為現在即使小心翼翼的過每一天,也明白了許多自己的狀態,更學到了以失敗經驗得來的社會化,甚至會問自己,我應該痛嗎?該哭嗎?該振作嗎?職業帶來的分析能力,讓我清楚了現況。

我明白了現實,我沒有了以前的自大與自信,然後還是要一邊相信自己可以補滿缺憾,一邊又要跟充滿缺憾的自己自然相處,向前走。

因為我知道,即使我再愛誰,誰都不在我身旁。這事實,所以我「無法」(動詞)了痛。不是接受,因為我也不想接受;不是拒絕,因為拒絕他也不會不存在。

其實我寫不出來;其實我找不到答案。

但是我還是給了他形容詞(容許我用男生的他):反骨,自嘲,自信,悲觀,自然,等待等種種雜亂的情緒,加上沒有期待,沒有絕望…。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