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你在我面前掉眼淚。

其實,剛剛開始的我是沒有任何悲傷感覺,因為好像我自己也被生活當中的無奈,弄到筋疲力盡。 現實世界當中,即使你跟我再累,都會在各自的崗位上努力。或者也可以說,我們都一直忍耐著, 直到我們當中那個人崩潰。

很久以前,我們總是相依為命,但是太相近的兩個痛苦靈魂,卻又彼此傷害。

沒有爹娘在精神支持的歲月當中,我們必須學會自己讀書、成長、打扮、還有與人互動。那時,我 被丟下來了,因為你那光鮮亮麗的外表,以及不斷出現的友人與夜生活,讓我們似乎越離越遠。

你的朋友總說你對我很兇,因為你凡事都是用指責的方式表達。我也深深的認為你對友人就是比對 我好。我們彼此相愛,但是你跟我心中都有一句相同的吶喊: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