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的人並不知道,其實我非常怕與討厭被人忽然的接觸。尤其是任何一個只要他有言語上或是肢體太於過分想要侵入,就很容易讓自己陷入不舒服甚至是焦慮的狀態。

 

      哪怕他是我親密的人也是一樣。

 

  能讓我舒服的人是我可以自由親近,而不會過分要介入的人。但是即使如此,我還是有想要親近的人,而我最想親近的人,也許只是站在他的旁邊就會很緊張。

 

     渴望親密與討厭接近,一直都是我需要去面對的矛盾課題。

 

  面對宥嘉與他的音樂,也許這十年來就是這樣的狀態。簽唱會見了這麼多次,也希望可以有平淡的互動與像友人一樣彼此了解彼此,不過這樣對我來說是奢求的。因為哪怕這麼會寫文字的我,見了他一樣會緊張,一樣會很在乎,一樣腦子空白無法正常說話。

 

  為什麼?林宥嘉這一個小我十歲的弟弟是我什麼?這場idol演唱會當中我似乎找到了答案。

 

  如同他的音樂,幾乎每首歌在訪間店家音樂前奏的第一拍響起時,我就會知道是哪一首歌,但是這樣音樂會當中,宥嘉做到了至少有一半以上,當前奏響起時我猜不到是哪首歌。甚至有好多首歌是做到拍子重塑,如本來簡單4/4拍的「想念」變成6/8。

 

      那樣幾乎就是新歌了。

 

  再來是重塑歌曲的意義,如「想自由」這首歌,之前的意義就是重愛情困境當中尋求被愛的自由,現在是變成了在自己崗位工作被困住的人,找到自己自由的意義。

 

  我是在這首歌找到自己的自由度。在工作上極度不合理的對待態度,硬是忍耐到最後終於爆炸的焦慮,然後撐到直到第一天第一次看到這首歌重塑時,才發現到這是啥的巧合?或許是宥嘉看到一些人的處境之後,轉成這首歌的意境,他並不是真的了解到我的處境,但這樣卻大大的安慰了我。

 

  從畢業後的「再別康橋」遇到工作上的迷惘時「想自由」,然後在感情當中遇到愛的「傻子」,最後用「走鋼索的人」與最後一幕告訴大家,在人生的旅途中,大家都是在走鋼索,都是在比賽。

 

  台上與台下的都是一起經歷人生的平凡人,無論狂風暴雨或是微風藍天,彼此就是彼此的支持。

 

     一首一首重新詮釋的熟悉音樂,讓這些的過往都找到了歸宿,讓我想平靜下來的眼淚開始傾倒而出。

 

      這些年宥嘉將重心放在中國大陸時,那種距離感這些年來慢慢拉大。因為覺得他與他的音樂太重要了,所以得失心太大太多,怕被傷害而更拉開距離。

 

      即使後來感覺他越來越親民,越來越多人跟他很接近,但是這跟小羊的關係並沒有很深刻。應該說當年我認識的那些長期粉,已經很久沒有團起來在一起談宥嘉了。

 

  漸漸的,我仍舊在追著他的消息與音樂,但是並不是生活當中只有他比較重要而已。畢竟一個已經破了千萬粉絲的人,怎麼可能再在只專注注意台灣的這群人?或者看到小小的這個小羊?而我還三心二意的喜歡上其他人。

 

     其實我只是求個至少的看見。認識這麼久,因為這人的緣故,寫了這麼多,卻比不上寫新歡金南佶之後的受歡迎。我圖人氣嗎?是吧!但是如果有偷偷關注,要我不說也是可以的,因為終究最希望還是他看見呀!

 

       只是這麼多年,越寫,反而他離我越遠了。

 

      所以我要繼續寫嗎?所以今年我幾乎不寫了。那種是心酸之後,才去寫了其他的人(雖然我也很愛金南佶就是了)

 

  而我正在這麼想的時後,宥嘉他與老蕭主持了「聲林之王」,卻又再次打破了那種距離。今年年初的「THE GREAT YOGA」聽了兩次,雖然覺得很精采,卻沒有寫太多東西,但是年底的這場idol是讓我更有感覺,是因為我喜歡純粹的音樂感。FB_IMG_1546249547815.jpg

 

        對的,那是我所愛的那個專注在音樂上的林宥嘉。

 

  所以即使我與林宥嘉仍舊在彼此各方當中努力著,我可以知道他的狀況,而在他不一定可以知道我人生當中的酸甜苦辣情況下,他的音樂終於藉由idol再次參與了我的人生。

 

      嗯,他這場的音樂找回了我喜歡林宥嘉的初衷。photo.jpeg

 

  回到了最初,宥嘉的音樂是我的什麼?應該說宥嘉唱的歌一直都是我的精神糧食,而他這個人的幸福與快樂,是我對這個在外地或台上的家人,最想要祈禱的內容。

 

     而十多年前這個人從剛剛開始時我甚麼都可以參與,到現在彼此有自己的人生,無法有太多交集,但卻還是彼此重要的人(粉絲)。因為太多人,他無法一一對每個人表達關心,只好用音樂用他的語言給關心他的人支持。

 

  這些年一直無法平衡他對於台灣的我們的參與,即使他成熟到現在都是孩子成長了,還是有說不出來的失落。但是那個不成熟的需要許多時間自己肯定,找到自己路的那個人,就在idol那兩個晚上,我再次遇到那個愛哭的孩子。

 

  台下的我內在的那個愛哭小孩,遇到台上的那個本來愛哭孩子長大當爸了,忽然我意識到我的親愛弟弟成熟是大人了。所以當他去找到當初的「為什麼」時,仍舊是回過頭來台灣辦第一場演唱會,找到他的初衷,讓我知道我與我們一直在他的心中。而我即使繞了一圈,他的音樂仍舊是我生命當中救贖的一種「是什麼」。

 

  我前陣子工作與健康同時遇到狀況壓力頗大時,腦子響起的音樂就是「想自由」,然後像是自己的情節被演在台上的感覺,所以自然而然就這樣找到了力量。

 

  像是諷刺自己被一群網友說的難聽話一樣,他將那些負面句子記在了心上,然後在「如同悲傷被下載了兩次」告訴大家,其實他都知道。然後「拾荒」中的獨腳戲,就如同他這些年聽到這些負面話時內在難受。

FB_IMG_1546249573952.jpg

 

  只是「飛」的離巢前的保護與療痊,如果這麼說,「眼色」是一種加熱的元素?直到有力量開始追逐前面挑戰的「白晝之月」,到自己成長到變成「巨人的肩膀」一樣強壯,而那種力量來至「船」上那些歌迷的星光與眾人,與許多老師們的「成全」。

 

  這個演唱會是個很強規劃,整體感非常完整。從上面小小的一點分析就可以知道,故事性還頗流暢的。之前演唱會上頂多做樂器或是唱法的改變,但是這次沒有舞群,沒有彩色的絢爛與太多互動性的移動,反之是更多純粹音樂與藉由音樂做想表達出來的議題。這是他這些年蛻變後,更成熟完整表達了自己想法與音樂性有那些關聯性?在專注在如何音樂變化上的執著同時,無障礙去表達出來他想表達的自己。

 

     林宥嘉這場演唱會做到了:原來還可以這樣唱?原來這首歌可以有不同面向的詮釋?原來這首歌可以用在不同面向。

FB_IMG_1546249526568.jpg

      我相信很多新聞報導都在多麼棒的硬體與用心良苦的編排,還有報導讓人驚喜酷比出生的錄音,所以這些我不想重複。至於他說過的話,有時很傻,但是看到他的變化是好的。最後的愛心是剛出道的他絕對不會幹的事情。

 

      說實在話,寫了這麼多,也許他以後也不會看到吧!但是重新開始的我會在明年重新寫起的,這也是種在文字上遇到他的方式,與用安全的距離擁抱彼此的方式。謝謝林宥嘉的用心,也讓我在他的音樂裡更有勇氣的做自己,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

 

     這是我的承諾,我會繼續寫小說與寫你,直到有天有份量讓你遇見我的文字。

 

     因為愛文字愛他所以我寫,而他因為愛音樂愛我們所以他唱。

 

    然後,我們一起成為我們自己想成為樣子。

 

   篇外

     有聽到後面有粉絲一直說他很帥。其實我一直不覺得一個帥就可以足以用來形容他的音樂認真、天才與豐富性。不過有人只喜歡他唱歌時候的帥,根本不管他用心在哪裡,也是種喜歡,應該說可以吸引到這種粉,也是一種厲害吧!

 

     兩天我用了兩種不同視角去看了演唱會。第一天是專心聽歌與感受驚喜,還有感動。第二天是看整體效果還有去了解整體的邏輯。幸好聽了兩天。

 

       照片來至於林宥嘉官方臉書及網路新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羊麥仔 的頭像
小羊麥仔

小羊麥仔│COLOR漫藝誌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