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這是利用翻譯軟體翻譯出來後,再加以整理,這是篇文章是韓國記者針對某一天這部作品的深度報導,另外還有訪問了南佶在當演員的一些想法:

  http://news.chosun.com/site/data/html_dir/2017/05/10/2017051000927.html

 

  有些內容是看了翻譯後,以自己的理解詮釋,所以會跟原來翻譯有些許不同。當然我也會針對某一天做一些自己的分享。

 

  翻譯了下面的文章後,大約整理幾個重點:

 

1.金南佶之前的演技是在於自己的本身上,所以在於身段及台詞上,注重自己的孤獨感(因為之前的腳色通常是較為孤獨與孤僻的腳色)

 

2.在某一天內許多演戲上金南佶嘗試以溶入環境內,讓鏡頭替他說話,而他只是個平凡人,因為軟弱而社會化,不會將太多感覺放在表面上,甚至事放在心上不露出來,但是卻又在生活中小細節洩漏出悲傷

 

3.這樣的演技讓金南極覺得自己的演出技巧獲得了提升

  

  身為一個導演與演員來看這些東西,我非常感動他的用心,因為最難演的通常都不是腳色個性強的人,而是一個平凡人

1496985326-365779961_n  

  如同這個故事的題目一樣,那就是發生在我們日常的某一天,金南佶正在演出這樣的故事。

 

頂級演員金南佶(翻譯文)※以下是大劇透,不喜勿看

 

  這位金南佶演員在14年的演藝生涯中,大部分都是以冷酷而帶有黑暗面的腳色演出。可是當我真正遇到他以後,卻從聊天中發現到他非常好玩,甚至有時會出現變幻莫測的誇張表情。

 

  金南佶說:這也是表演的一種練習方式,以此來做學習與練習。對他這個演員來說,他是以他的整個生命去演戲,某方面來說他就是個演員學習者。

 

  在某一天中扮演對妻子忠誠的金南吉,似乎是個除了會說但不太會做任何事情,但卻具有敏感個性的男人。 

 

  記者訪問的時候,金南佶回答一個問題就會拖延超過五分鐘以上(加上開玩笑的時間),演員說金南佶在劇組中就像領頭者一樣帶著大家玩,金南佶表示因為片場工作環境是很艱難的,他認為就應該一起玩,另外金南佶也會跟個幕後劇組一起玩鏡頭。

 

  金南佶主演的「某一天」是一個說著李強洙(金南佶飾演)這個保險業務員,在醫院訪問一個名字叫做微笑(千玗嬉飾演)的女孩子,明明是個昏迷不醒的植物人,這時李強洙卻看到一個自稱是「微笑」的女性。然後李強洙最後發現這個女孩子就是人家看不到的生靈。微笑是個即使被父母遺棄的孩子,但是她的笑容完全沒有變,而微笑的笑容變成李強洙的療效。

 

  由李潤棋所導演的某一天,這個深受侯孝賢導演所影響的韓國導演,選擇了金南佶與千玗嬉演出。無論是2005年的「Love Talk」或是2015的「男女」這些片子原本是以強烈表險方式的導演,李潤棋現出了一種不同的敘述方式。這部片子去除了男性和女性主角的浪漫愛情,並以一種幻想的方式輕鬆地展演出這個沉重的題材。

20170308094717

從左開始為千玗嬉、導演李潤棋及金南佶)

  金南佶也是喜歡李潤棋導演的作品的忠實觀眾,他認為「某一天」可以是「描繪為男女之間的共同旋律」。去年(2016年)如同一種美麗快樂旋律的「男與女」,就可以從李潤棋導演前期的作品看到未來作品的期望。

 

  李潤棋導演表示「這部電影以愛情以外的方式表示,我想表顯得男人與女人相處方式,提供了另外一種可能性。」當李潤棋導演第一次對金南佶提出<One Day>提案時,金南佶第一時間拒絕了。那時的金南佶很難同意失去妻子的主角的處境和心情。但是當他幾個月後再次閱讀劇本時,他流下了眼淚。

 

  讓我覺得為劇中腳色可惜了。」南佶說能夠了解這個腳色的痛苦,而且想要把這種感覺傳達給觀眾

 

  這是一部很沉重的電影,要讓我不得不去面對真實世界的事情,我覺得這部電影的幻想元素是跟成人童話的感覺是一樣的,李強洙的痛苦後面變成了同情,然而但要如何表達它卻是我的麻煩。不過故事隨著時間進行會漸漸變得越來越沉重,我想把我感受到的情緒傳達給觀眾。

 

  我認為這些事情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無論多累,生活都應該繼續下去。這是一種不能照顧自己的生活的人對自己生活的「記憶編織」過程。 大部分的我們都是這樣生活的。 因為即使事情不好,我也會讓生活變得更加明亮。或者說每個人都有自己生活中的某種痛苦嗎?我想要生活更勇敢更明亮,呈現一個可以生活在一起的社會。我希望你現在快樂地過日子,我認為這就是我們的電影。」金南佶這樣表示。

 

  即使他的妻子已經死了,李強洙也會穿得整整齊齊,並且能夠過著他自己的一生。金南佶最後演出這個腳色時,他沒有時常哭,反而經常笑。起初金南佶承認這樣演出無法讓導演信服。他說自己的妻子死了,過著將鞋墊放在鞋子內日常生活是沒有意義的,但是導演說如果我的妻子死了,我就不能過這麼日常的日子嗎?那麼這樣不好嗎?

 

  這讓金南佶開始思考自己的演技與李強洙這個人的本質,否則很難去詮釋這樣有人生病的家庭故事。

 

  李強洙的情感其實是很強烈與粗糙不掩飾,但是在思念死去妻子表現情感上確是去隱藏自己的軟弱。與不能面對自己傷口的李強洙不同,真實的金南佶是個積極及愉快的人。

 

  他演出的風格就是打破了任何積極的行動。李強洙內在所呈現是一種內疚不積極,但當李強洙面對無法保有摯愛並避免這樣的失去時,某方面卻又保持有他的勇敢。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李強洙在劇終回憶了他妻子的記憶,那是他最後一次不停地看著他的妻子,面對這樣的回憶他卻是以編織出來的美麗回憶應對時,金南佶意識到,李強洙的內疚不是任何人的錯,他對他演釋的角色解釋說明。

 

  在演出的這些日子內,我被電影的故事所吸引,某一天這部電影是關與在社會中的人們,有他們一個個她們自己不想說出來的秘密,然後是否能在痛苦面前有勇氣大膽展現?畢竟這部電影是關於痛苦與人們在面對失去的故事

 

  有人覺得這故事是受傷者的療癒劑,所以金南佶知道他的演出這些痛苦與自憐中要伴隨的慢慢沉澱與女主角微笑的影響。

 

  在說這些話時,金南佶舉動較為柔和。這個腳色與他演繹的海盜(2014無賴漢2015)和潘多拉(2016)等都不同。他非常盡力盡可能去演出這樣不同的腳色。

 

  如果以前我過於專注在作品當中孤獨感,那麼在某一天中,我更專注在故事當中」金南佶解釋某一天的李強洙說明這樣的演出是「在任何地方讓自己與他人看到表演是舒適的

 

  人們曾經以毗曇與沈建旭為標準的去看金南佶,但他卻被這樣的魅力與創傷型腳色給卡住。所以在演過電視劇<善德女王>MBC)、〈壞男人〉(SBS)和〈鯊魚〉(KBS2)中扮演的角色後,他說當時我是演出一名海盜時,我第一次以為我會失去我的演技,甚至我認為這種腳色不適合我。一度金南佶認為演員的工作應該停下來。後來還好是演出海盜找回了信心。

 

  在過去,我演出時更專注於表現孤獨或感知層面。 當我在這個電影中,我看到一張比以前演技細節更大的欄圖而不知道該怎麼做時,不得不推遲這個故事。然後我開始試圖給演技給一個提升。當我需要哭泣時,會慢慢讓眼睛濕潤的感覺去表達,而不是直接暴露感受,甚至不是透過眼神與臺詞去直接表達感情,在電影當中是使用場景中的輪廓,背部透視過去的感覺與走路的態度

 

  起初這種表現方式非常有負擔,我想表現出我的表情和表情,但那些擁有懷舊情感的導演卻要我不要這麼明顯在人們在前面哭泣和表達痛苦。另一方面,我很擔心之後呈現的視覺感,會讓觀眾不知道。 但是其實是反之,在這之後演出我認為反而讓觀眾可以有更多想像的空間是更好的。」

1495649419-3946548361_n  

  金南佶說,他在拍攝他的作品時感受到自己的成長

 

  在我回顧我的經歷中我了解了作品和角色,當我拍攝<一天>時,我回顧了我是如何進入這段男女關係的。在潘多拉,我是個擔心政治社會和經濟問題的人。當我演出另一個人的生命時,我感覺自己就是在自我發展。

 

   我還有一個習慣,就是想一件事有時會因為在我了解對方的立場後,過程中就改變整個主意。 也許我從某個角度來說,我沒有解決這個問題。就像導演洪相洙的電影一樣,我意識到我現在的狀況,然後理解我自己錯了。

 

  然後信仰價值可能因此不同。我曾經認為這些信仰價值會死或不死,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我覺得我的想法是錯誤的。例如,那段時間因為演出壞男人,所以我就必須像一個「壞人」一樣生活,並且在那段時間形成一種非常純粹的感受。但是其實人們對於好人壞人評價是相對的。也許當你遇到一個人時,你變成了對他來說是一個壞人;當你遇到另一個人時,你就卻成了一個真實的好人。這些人其實似乎都在我們身邊。」

 

  金南佶2003通過MBC電視臺第31期演員試鏡才正式出道首次亮相。他表示能夠獨自消化任何角色是他當演員的一大優勢。在過去的十年裡,他演過各種角色,包括一個粗獷的偵探,一個乞丐的長尾小鸚鵡和一個財閥。並且他成為了<善德女王>中閃耀明星。 金南佶承認自己在演藝生涯中突然出名後,他沒有因為在首次亮相時也許可能被遺忘而感到不安。

 

  他已經做了許多準備,他覺得自己如同擁有百萬富翁財富股份,即使在如同享受了<善德女王>的知名度一段時間後下台,他也決定不要想太多,因為這樣會讓他無法跟自己相處。最好的方式就是成為一個好人,這樣獨特金南佶風格,他想保留他。

 

(以上翻譯完畢,以下是小小的評析)

 

你與我的某一天

 

  在看這片時,覺得還真的有侯孝賢導演的影子在,因為節奏不是跟著情緒起伏很大的鏡頭,而是綿延而細膩的日常生活,就像你會遇到的某一天一樣。

 

  每個人都會遇到生離死別,而李強洙的生離死別因為太愛了,妻子自殺後痛庫到連葬禮都不想參加,而像是活著般,但是某個時間點卻為了自己的妻子停止了。

 

  直到李強洙遇到了微笑,那個某一天開始被記念起來,原本平凡的每一天,忽然變成了某一天。

 

  諷刺的微笑是個盲人,而變成靈魂的她開始看到世界,所以當她發現李強洙看得到她時,她要李強洙陪她做很多她想做的事情。

4cb05733887cf4a57da21b4fbe38b9b5bf82547d  

 

  像是被勉強一樣李強洙就配微笑開始做這些事情,然後因為慢慢了解了微笑這個人,李強洙開始想要為她做甚麼事情。不關乎愛情,因為深愛妻子的李強洙,是不會去愛上微笑,但是為什麼李強洙願意幫微笑這麼多事情?因為久病無法起床,甚至無法看到世界的微笑,就像她妻子一樣。

 

  他能夠理解妻子因為久病而厭世,或是也怕李強洙被自己困住而自殺,可是誰會承受這樣忽然地失去?像是一種與妻子連結般的,李強洙開始幫微笑找親人等等的事情。

 

  可是如同李強洙一樣體貼人的妻子一樣,當微笑看到被自己困住的母親:雖然她沒有照顧過自己,但是還是決定結束自己的生命,放母親自由,甚至要請李強洙幫忙....

 

  男女是否一定要有愛情才能夠發展故事?某一天就說了這樣的故事,面對自己的傷痛與彼此療傷的故事,卻比男女之間的愛情更為動人。


喜歡金南佶的粉絲們,歡迎加入|金南佶熱血佶思團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58864594933378/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羊麥仔 的頭像
小羊麥仔

小羊麥仔│COLOR WOM漫藝誌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