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游是我在國小升到國中這段時間,一直陪伴在我身旁的朋友。同窗六年,國小三年級到國中三年級,然後也許是我被霸凌的過程,太專注在自己受傷的地方,所以等我回身過來的時候,我已經失去她的蹤影。

20180204_200430  

  為什麼會失去聯絡?其實我也不太記得了,我只記得我去過她家,因為家裡清寒貧窮的緣故,她很早就出來打工,所以我國中第一個打工的機會就是她介紹的。只是跟她過甚麼?玩過甚麼?我的記憶是很模糊。

 

  反而是另外一個國中才開始有交情的陳女,記憶當中滿滿的都是她,有將近十年的時間都與她廝混在一起,不過很奇特的在臉書發達前,我也失去她的蹤影。

 

  前面那位雖然已經不太記得是怎麼的故事過往,但是後面這個卻是滿滿的荒唐相處模式與情緒綁架的過程。

 

  記得陳女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因為是你,所以我才會對你不客氣」,所以她可以對其他人非常禮貌與友善,卻把最惡劣的無禮樣貌展現給我。說自己沒有錢,然後硬讓其他人付錢,結果在轉角處自己去買炸物;說要來家裡,等到深夜沒有來,致電過去才說因為下雨所以臨時不來了;到家中冰箱當中拿東西,不會支會一聲....

 

  當時候的我因為沒有網路上的交友能力,也沒有與人互動的能力及管道,所以就認為朋友就是這樣相處。因為不會給予,行動力很好的她,常常說著她到處去跟人互動的過程,甚至談起電話戀情之類的。

 

  只是比我更外表不好的她,就是說著有人喜歡她有很多朋友,可以依附友人到各縣市處去玩等等。也許這樣的幌子讓我以為她是厲害的,所以不知覺中被情緒綁架的很深。

 

  直到網路發達後,文字能力強過她的我,忽然多了幾百個朋友,甚至開始了自己的藝文世界,慢慢在網路上打出名氣;拍電影、連載小說、演舞台劇、扮文學獎,成了小有名氣的部落客等等。

 

  然後重新遇見她時,我開始將她拉進我的世界當中,以為還是朋友的我,聽著她還是說著重複的故事,而且這次是她問我怎麼處理問題?畢竟後來成為社工的我,確實是開始幫人解決問題。

 

  最後一次見面就是下雨事件發生,我責罵了她,然後從此失去她的蹤影。也許當時我以為了解她,正如她以為她以為她可以這樣對待我一樣。

 

  現在想想,也許她也在忌妒著我的某些東西而自卑著,所以一直炫耀著她擁有的東西。我想剛剛開始我交友的壞習慣,也許就是學她的吧?耳濡目染的結果,就是介紹自己時就說著自己很厲害的地方。

 

  也許如果有機會再次遇見她,或者可以當淡如水的朋友,不再以為我們知心的結果反而可以多聊聊一些吧?

 

  另外兩個就是成為我乾弟的兩位文版的男孩,當初好到我都是他們的乾姐姐了,甚至其中一名還受到我影響去讀社工,結果一個因為我跟他討厭的人成為好友;一個人努力的再久,還是歸回自己生活不再交集。

 

  當然還有本來好好的,因為惹到她啥事情後,忽然不再聯絡也有。有些是因為政治;有些事情一次聊天當中冷落了她讓她不爽。

 

  我也不能說自己就是對的,但是不給人解釋的機會或是覺得我太過分而直接不再連絡,或者我們也不是真的的朋友吧?

 

  這些年我累了,當一個幫助者的腳色,或是無條件當任一個姐姐也累了,所以現在可以有一兩個跟我旗鼓相當的朋友出現,其實還滿好的。

 

  以前若有朋友對我做這樣的事情,我會很受傷,但是現在滿滿的,每天面對這些負能量來說,這些人這些事情反而變成我一種:也許哪天再見面,可以找到與他們相處的模式?

 

   說實在話,問我自己是不是很會交朋友?老實說不是,我也是開始擔任社工才慢慢學會做人與做事情的態度。十分率真的我,居然可以在社工界混得如魚得水,也許就是因為從那些我服務的人身上,看到自己退縮與抱怨很多的自己。

 

  這段時間同時發生很多事情。自己很不想擔任一個負面能量強大的人,但是同時面對了四五方負面能量的人時,我該怎麼辦?看看自己最近的行為,想要任性的做一些事情時,就想:當時我不是說那樣子的人是不負責?而我現在居然要做同樣的事情,感覺頗諷刺的,只是不想正面衝突的選擇也只能這樣了。

 

  為什麼?當我知道不會有人願意接受你的負向思考,卻有很多壓抑下來的憤怒,應該如何處理?也許不再帶有期待也是一種相處模式吧?我很珍惜的朋友卻不一定珍惜自己。

 

  是朋友嗎?那些失去的友人不是,所以還在身旁的人就一定是朋友嗎?諷刺的,還真的不一定是呀!

 

  記憶當中的自己到底有沒有朋友,提到可以約就會出來的當然有,只是我極度難受與憤怒時,能夠承接的人卻不在身旁。有受傷有難受時,至少此時此刻不會是所有人都會為我伸張正義,

 

條件地站在我方的人不在我身旁。

 

  以前不懂朋友是啥意思,只是在幻想中認為朋友是什麼定意義?保持微笑就是好朋友?保持客氣與禮貌就是好朋友?或者我對朋友的幻想,還是深受陳女的影響,任性的認為有人可以對我像我對她的包容一樣傻。

 

  真實這是不存在的,所以痛苦卻又想要被安慰,卻又在眼眶中看到不耐煩。溫暖而體貼的樣貌是我的本心嗎?至少這段時間的無助,卻是要咬牙自己面對。

 

  我會選擇與某些事情保持距離,就是因為至少留給彼此一點空間與退場時間。放下了那些在我身旁我以為「是朋友」的那些人,一點感傷,一堆釋懷。最後明白了我自己的憤怒只是來至於「自以為是朋友」那些事。

 

  不在有幻想啥朋友相處模式,也是一種期待?這些年我體驗多了。

 

  其實生悶氣久了就懂了。

 

  最後謝謝那些記憶中的友人,在我最不成熟的時候,還陪我一段路程。還有感謝神,因為他沒有開路,我應該會崩潰吧!幸好我度過了。

 

 

  小羊麥仔│COLOR漫藝誌 http://forjoycelo.pixnet.net/blog

  未經作者同意,請勿隨意轉貼,如無附上網址者,一律視同為盜版(尤其不准雪花新聞轉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羊麥仔 的頭像
小羊麥仔

小羊麥仔宅了你|MAY COLOR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