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同的發音,一個在現實,一個在原創的動漫當中發生了雷同的事情。我這個「伶」小時候應該不是發生像是川本日向那樣的激烈的霸凌,而是像零一樣一直被忽略的童年。

  雖然不至於是沒有父母,但是父母因為離婚後而自己住到爺爺家,那段時間無論怎麼做就是怎麼錯,與零同樣年紀一樣需要像個大人掙扎著。除了金錢無慮外,要煮著兩餐與無法任性地去玩,學校去旅遊時是更痛苦的回憶,總是一個人。只是零更強的是用著自己的才能獨立的成為一個職業棋手,而我雖有遇到雞婆的師長,讓我在文學的領域當中成長,但是並沒有為我的生命帶來出路。

  讓我感覺不孤單的方式,就是全心投入教會的活動,還有閱讀、文學創作當中。這跟零感到孤獨的窒息時,只有全心投入將琪當中讓自己分心,那個畫面,像是作者將我的內在演練了出來。

  看著三月的獅子,像是看著自己成長故事一樣,尤其零感覺到溫暖之後的加倍寒冷,依稀是我生命成長當中的某個段落。尤其當零在將棋中不斷落敗,開始感覺到迷惘的那段時間,如同我在我生命當中要撥開教會靈恩這種東西時的迷惘,我該何去何從?我的信仰與價值全部破滅。

sL43ZYL 

  其實會喜歡著舞台或是寫著小說,不就是跟零一樣會在將棋的對弈中,看到眼前有「人存在」?也如同我現在的社工身分,只要我還是擔任社工的一天,我的對面擁有都會坐著一個人,跟我講話。雖然後來我跟零都一樣遇到了生命當中的知己朋友,但是都忘記不了為什麼無法放棄自己原來的職業。

  寫到這裡,我才知道,為什麼看到零,像看到我這個「伶」一樣的熟悉。這就是為什麼「伶」(零)會這麼去回報對自己好的人,情願自己受傷,也要對人好。

  零很好的是,高中時就遇到了可以救贖他生命的人事物,而我是花了將近三十年的時間,讓這一切破滅、成長與堅強。

川本家的那些

  我到哪時候才開始有了在川本家的溫暖?在談這個部份前,我先來談談川本家與桐山零所遭遇到的事情,有多少是作者有意識的對應元素?

  外遇事件

  香子與誠二郎同樣都是外遇,但是網路上卻對香子的包容性是高的,也許是因為香子沒有實質上做了什麼,但是在我看來,她與誠二郎所做的只是輕重的問題,但是一樣都很渣。

  相同是言語上的暴力與情緒勒索,如果不是因為零在將棋上夠強,那麼他早在香子的言語暴力下報廢,放棄將棋。

  桃子

  桃子是幾乎是跟零的妹妹同歲,所以對於零來說,桃子是妹妹活著的延續。

  親人的失去

  三姊妹一樣是失去父母,可是卻跟零不一樣的結果:零同樣有爺爺,但跟川本家完全相反,不管自己的孫子;父母的妹妹反應,零的姑姑想送零區孤兒院,但是川本的阿姨卻是如此愛乎川本家三個小孩。

  諷刺的其實零後來也是三個姊弟,但是卻如此荒涼的覺得自己是杜鵑鳥而離開幸田家裡。

  杜鵑鳥

  誠二郎是真正的杜鵑鳥,跟零這個偽杜鵑鳥是不一樣的。

  霸凌事件

  日向遇到的是比零更為嚴重的霸凌,只是零後來被解決孤單這件事情是遇到主動對他好的老師與學長。

  收留

  幸田家是收留了零,給他飯吃,但是真正讓零開始活得像個正常人的人,卻是撿回零的川本明里帶給他的包容與溫暖「她看到我最差最狼狽的樣子」。

  貼紙

  直到這個貼紙出現後,我才真正確定這些的對照只是顯示了「雖然川本是向檢寵物一樣撿回零,但是讓零找回心中的家的感覺是川本家」。

  職業與危機

  川本家是做日式甜點,然後幸田家是職業將棋,都是一樣家傳事業。父親的定位決定了這個家的走向,但是相同川本家是爛到爆的父親,川本家卻是守護了所有家人。同樣是零存在的兩個家庭,零卻成為川本的守護者。

  這一刻其實我覺得很痛快,因為證明了有問題的是幸田家的那些人,而不是零。

  從小到大的暗戀

  日向是從小暗戀著高橋;零從小就喜歡香子。同樣沒有結果,同樣不敢表達。

  哀情

  即使有這麼多似乎是對照的光與影效果,但是因為如同互補當中,川本讓零獲得了救贖,而零也讓川本家脫離本作最壞的惡人。

  說實在話如果相比誠二郎,香子確實看似好人,也許多年後她會明白自己所求的根本不存在,就像她後來也明白如果後藤的太太過世,後藤也不會跟她在一起。因為即使香子是充滿著暴力與不平不安,但是仍舊存在著愛。

  這也是讓香子最後跟誠二郎最大分別的地方,沒有變成最壞的惡人。

  然後關於後藤與香子最後會怎麼樣?還不如來談零跟香子曖昧的關係,其實網路上有另外的說法,就是其實零已經被香子上過了?動畫的第一幕與許多故事當中都有暗示到香子常常想要上零。

  我覺得不太可能的原因是,如果零真的有跟香子發生關係的話,零會無法原諒自己,甚至這樣的關係會讓零崩壞掉。第一幕帶給零的畫面是傷害,而不是想念

  我想最有可能的是,零在後藤那裏的欲求不滿,想來找零解決,然後零確實被挑逗,但是罪惡感讓他無法上了香子。甚至香子狠一點,挑逗了零後說零了第一幕「甚麼都沒有」,然後勝利的離開

  如此耍零,零還是愛著自己,所以最後香子就變成「不要碰我,但是也不要離開我」,對零微妙信任卻又無法進一步的工具人關係。香子在零那裏尋求溫暖,要求如同女友與姊弟的照顧,卻又用最殘忍的方式撕裂零得到施虐的快感。但因為自尊心,所以香子只能用言語傷害零;因為自尊心,所以愛著後藤,卻沒有用計讓他上她。

  這也是香子唯一的優點了。

  為什麼香子會愛上後藤?我覺得或著在零來之前,香子就愛慕著後藤了,而且後藤某方面跟香子很相像:就是嘴巴很賤。

  甚至說穿了,也許的情節是後藤曾經用將棋打敗零,讓香子覺得出氣,像個女王的宣告自己喜歡後藤,然後被零聽到,才會有後面毆打的情節。

  如果她沒有用強的讓後藤上了自己,那麼香子就不可能用強的上了零。

  其實香子一直在尋找一個愛她的男人,只是不懂愛的她也獲得不到真正的愛情。其實如果她真的懂得愛,那麼陪伴後藤直到他妻子過世再嫁給他也不是不行,但是她太寂寞,太急了,所以傷害了所有她身旁的人,包含她所愛的三個男人:父親、零、後藤。

  看到網路上有很多愛香子可以理解為什麼,但是因為愛而傷的零,作為讀者的我,可以感覺到零有多大的傷害?假設零沒有遇到川本家人,那麼香子最後就是弄壞她身旁所有的人,兩敗俱傷。那麼崩壞的零就無法讓香子有半點可愛感了,那怕香子真的跟零有肉體關係也無法救贖任何人,所以覺得香子可愛的人是因為覺得傷害沒有造成,但是那是可喜可賀零遇到川本家,這跟香子半點關係都沒有。

  香子的存在就是一場悲劇而已,再美再可愛也是一樣。

 

小結

  寫完這些,其實我身旁就有香子這樣的人存在著,所以我非常討厭香子的原因在此。即使後來我可以理解當年是為什麼,才會有這些被扭曲的對待,但是那種言語暴力與恐嚇不是其他人可以理解的孤單。

   川本家的溫暖何時我才真的遇到?後來因為認識了韻琳姊,進而認識了更多網路上的朋友,甚至一起打拼事業的人夥伴,像零一樣不再困在學校地被忽略,不再因為沒有父母更多保護而無法獨立。

  然後一樣有了貓小孩。

  這樣一點一點遇到的雞婆人,讓我有了力量,甚至跟零一樣有了幫助他人能力的本事,成為一個社工。而且如果可以,我也希望像零一樣,開始向我的事業挑戰,直到勝利奪冠。

  風暴的之後仍舊是風暴,不曾變過,但直到後面知道自己有力量可以對抗自己與其他人的風暴,直到後來為了自己在乎的家人與上帝,還有朋友努力著,那麼這些狂風暴雨仍舊投入與奮戰,那是種理解自己後的一種不服輸。

  剛好在三月寫下來這篇文章,紀念著我與零的相遇,還有一同尋找幸福未來的足跡。在現實,在虛擬的故事當中,零與伶努力在人生舞台中,一起下場人生的棋局。

 

  小羊麥仔│COLOR漫藝誌 http://forjoycelo.pixnet.net/blog

  未經作者同意,請勿隨意轉貼,如無附上網址者,一律視同為盜版(尤其不准雪花新聞轉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羊麥仔 的頭像
小羊麥仔

小羊麥仔宅了你|MAY COLOR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