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部動漫的名稱一點都不吸引人,包含她故事的簡介,讓人下意識地想到後宮漫畫,糾結在熟女與蘿莉、同級少女之間的故事:一個將棋的職業棋手的高中生桐山零因緣際會下認識川本家的三姊妹:明里、日向以及小桃-同樣沒有父母,卻心性樂觀開朗、積極向上,出於她們真誠的關心,桐山零漸漸走出封閉的自我。

 

  就這樣以為是後宮漫畫的誤解之下,我剛開始並沒有看這部作品。但是因為她被改編成真人版電影,而且分為上下集,然後我就開始好奇了。有兩季的動畫就表示這是有人氣的作品,才會有第二季,所以就開始看了第一集的動畫,但是五分鐘就讓我關上了動畫。

 

  為什麼可以悶到這種地步?似乎是話題很沉重的東西。後來過了一陣子問有在動漫的朋友這部好看嗎?他們回答不錯,所以看不懂動畫要表達什麼,回頭開始看漫畫。然後我終於懂了這部作品吸引人的地方在哪裡。

 

      這是一部會讓我想很多很多字去形容去寫她的作品。

 

      一部甚至是我都想自己寫故事出來,讓人慢慢欣賞的作品。

001_3352  

  緩慢而細膩的內在獨白,一幕幕看似溫馨的故事,其實就像動畫第一幕的鏡頭給我悶度,是沉在零心底的是那份想要活下來的痛苦。找不到自己存在空間的難受,掙扎地往前走著。

 

  原本就不太會跟人互動的零,從小旁邊總是沒有人願意跟他一起。但是幸好他有很好的爸爸與媽媽,還有一個可愛的妹妹,讓他有庇護之處。然後他去旅遊回來那天,全家人都車禍死亡,只剩下他一個,而他的姑姑卻只想把他送到孤兒院當中。

 

  為了存活下來,所以對於常常來他家中下將棋的幸田先生說自己喜歡將棋,然後他被將棋世家收養了。但是他並沒有因此幸福快樂,因為他的將棋天才,反而造成沒有才能的幸田家中兩個小孩更大的問題,然後為了不讓幸田家崩解掉,國中畢業後就一個人離開家中,用自己的將棋職業收入獨立。

 

  桐山零是很辛苦地想要自己獨立,掙扎生存中,認為自己無法擁有什麼,但如果他沒有遇到這麼多雞婆的人,也許他真的會丟到孤兒院當中,甚至沒有零成為新人王這件事情。故事當中他很認真地不想麻煩別人,不去貪戀可能別人給的溫柔,但是其實他獨有的善良,無形中還是讓人想要保護他。

 

  裡面談到很多人有自己需要去面對的問題,另外與將棋無關的,確很深刻的去談到「學校霸凌」這個議題。我小時候遇到的「學校霸凌」比較像桐山零這樣,被人忽略,旁邊是沒有人願意跟我在一起。而日向所遇到的是現在更常發生的集體霸凌的情況,只是因為日向有一個很好的家庭與桐山零。

 

      最後學校的解決方法都還是美好過的,因為如同那個憂鬱症發作的老師,真實世界的日向也許只是下一個犧牲者罷了。

 

      下面是我引用網路上寫的很棒的資料:

  「桐山是個非常認真且細膩的人,在將棋的世界中需要極為理性的推論才能讓自己站穩職業棋士的身分,但在情感上他的人生際遇讓他在三姊妹、老師、二階堂之前,根本不懂得如何好好與人相處。

 

  桐山從一開始的敘述,就是一個覺得自己除了將棋以外什麼都已經失去了的高中生。一直以來都不太擅長經營人際關係,忽然失去父母與妹妹的車禍,面對親戚的不理不睬。唯一找他對話的只有父親的棋友(也就未來的養父) ,偏偏第一句就是「你喜歡將棋嗎?」。桐山覺得若沒有將棋來維繫關係的話,自己會連眼前這個人都會失去,於是便更加深入將棋之中。

 

  跟養父家庭更因為自己的才能、以及養父的偏心而導致養父的家庭關係崩毀,在那個家庭裡面除了養父以外,基本上已經沒有人能夠好好與桐山相處了。

 

  越想要做個好孩子,就越顯得自己的突兀,所以桐山唯一能做的就是早點取得職業棋士資格,有能力離開養父家,避免繼續破壞這個願意收留他的地方。

 

  這部裡面沒有真正的壞人,每個人都有自己交錯且複雜的心情在。

 

  這時候的桐山還躲在自己所建立的城牆裡面,不知道該怎麼與人相處,也不想讓彼此困擾,所以就躲起來吧。就像自己躲在屋頂吃飯一樣,並不是喜歡孤獨,而是也不知道該怎麼與別人相處的考量...

 

  在養父家的經驗,讓原本就不擅長與人交往的桐山更害怕與人接觸。唯一的救贖真的就是願意主動接納他的人們

 

  三姊妹以及爺爺讓桐山感受了家庭的溫暖,

  老師是個願意主動協助並傾聽他人生煩惱的長輩,

  二階堂則是一個無論在年紀、棋力都相仿的同伴,

  透過這些人所給予的溫暖,逐漸卸下了桐山的心防。

 

 他也曾煩惱這樣的溫暖,就像是暖爐一樣,一離開就會更加感到寒冷... 所以也刻意想要拉點距離」引自shato (龍夏)批踢踢實業坊發言https://www.ptt.cc/bbs/C_Chat/M.1479793386.A.40E.html

 

  看完漫畫之後,再去看動畫,發現動畫有很多地方的處理,是更深刻的將零那種患得患失心情表現出來,有趣的是他的OP主題曲,從第一首充滿痛苦象徵的水滿溢出來表象,慢慢染上色彩與溫暖,就好像零的心境漸漸改變一樣。

 

      但是慢慢變溫暖的他,因為被這些他之前以為的親情與友情傷害,他開始感覺到害怕失去。

 

  最後破開零迷途的人是川本日向「被霸凌事件」。

 

     其實零不是沒有脾氣,只是他示好的對象香子沒有喜歡愛護他,零對姐姐的態度是又愛又痛苦的,但即使零對後藤動手後被打,他仍舊想要保護姐姐。可見他為了他想保護的人會不惜動手。

 

  想要用將棋打敗後藤,最後因為自己的輕忽被島田打敗,甚至因此羞愧想轉職(還好被老師勸退了,萬幸),然後開始組社團及研究會之旅。

 

      他是很想守護者某些事物,只是他總是被拒絕。

 

  前面即使很多人勸他可以怎麼樣讓他也會擔心、羨慕與付出,但是心裡的界線總是放不下去求助,去愛。在他內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之下他仍舊是個很願意付出的人,只要是給他機會他就會給人,如同他對島田八段的陪伴與去幫忙川本家包東西。

 

      在將棋上他遇到的人,讓他可以找到往前走的力量。因為在孤獨擊敗他之前,唯一讓他活下來的是將棋中遇到的人事物。

 

  也許他太多次被拒絕及被傷害,直到正義的替人出氣的日向被霸凌的事情發生後,可以為別人而正義的他,零再次找到繼續勝利的理由。

 

  他們遭遇川本家唯一的悲劇的製造者,也是本作唯一的惡人,川本家從來不想提及的父親,零已經強大到可以用身旁所有的資源去面對這個看似大人,卻是小人的一個對象,這時的零可以從容地想出對策應付,並且真的將他處理掉。

 

關於香子

 

  在我引言的文章後半部留言中為幸田香子說話,說做不好的人是幸田爸爸,讓兩個小孩變成這樣。可是我不認為幸田爸爸有說錯將棋的世界,而且有能力的人卻是被排擠是零做錯嗎?

 

     香子故意到零面前說某個父親輸了棋,會回家打小孩,這是一種好意嗎?對不起,我一點都不覺得。這場零仍舊贏了,而也是因為他們太弱了。假設幸田爸爸讓兩個小孩硬進入將棋界,只會變成這樣的人。

 

      因為輸不起。

 

      如同零因為善良而痛苦跑到河邊大吼說:你們太弱是我的錯嗎?為什麼不努力?而他只有將棋什麼都沒有了。

 

      零因為善良而痛苦別人的受傷,但是為了生存他又必須依靠著人。香子不斷傷害零,是因為她知道零絕對不會傷害她。換個腳色來看,香子把零當成當成工具人,認為他應該當工具,因為零欠他們家的。

 

  幸田爸爸說的話沒有錯,因為如果他們真的不適合將棋。將棋界當中,有人是聾了;有人長期胃痛;有人要對抗嚴重的腎病;有人是一個人想辦法活著,這些人卻都仍在奮戰不懈努力著,那麼優渥的幸田家的他們,雙親健全,假設他們願意努力不懈面對失敗這件事情,不是逃避生氣與放棄,還是有機會繼續走下去。

 

     輸給一個養子,覺得丟臉,所以其實說穿了他們看不起的人,卻用自己的棋力被肯定,甚至是被所有人肯定。更諷刺的是,將棋本來就是要自己想辦法攻打對手,高估自己後而失敗接受不了,如何進步?

 

    幸田自己也是在B級起伏不定,心理因素需要多強大?其實幸田爸爸是在培養自己的對手,在零身上看到昔日對手兼好友的影子,只是身為孩子的三個人不懂這些。將棋不是要受誰肯定而存在,而或你是誰的小孩而厲害,最後要面對的還是自己在困境中找到下一步路去做,為了某種價值而奮鬥著。

 

     然後再說到成為家人這件事情。我是覺得幸田爸爸只給了他認為給孩子的東西。其實如果沒有才能,還是可以喜歡將棋,即使幸田爸爸的世界只有職業將棋。幸田想要零成為他的小孩,因為他跟零爸爸將棋的生命可以延續下去。單純的做了這個事情,卻讓以為自己是父親生命延續的兩個小孩受傷。

 

     真正將棋世界的小孩、大人是要經得起失敗的,甚至是希望有個對手讓自己不寂寞,有奮鬥的目標。兩個小孩根本不了解將棋世界如何的殘酷。其實就算沒有零,這兩個小孩仍舊會被下將棋其他人打敗而放棄,早跟晚而已。只是他們無法接受無法面對,把一切責任都怪罪於零,自己廢掉,幸田爸爸看穿了這點,所以沒有怪罪零。

 

    因為即使進入了,遇到零,結果還是一樣。

 

    零知道這些嗎?知道,但是他的善良仍自責,最後他離開。

 

       香子不斷不斷提醒零什麼都沒有,不就是看不起零?養子吧了,有什麼了不起。這是標準的情緒綁架與恐嚇,一種言語的暴力。因為她想愛的對象都給不了她想要的愛,所以就傷害愛她的人。

 

      香子認為自己的不幸是零造成,所以一點都不想零有幸福。這樣的人有千萬個理由,我都無法諒解。也許香子就是零的初戀,他也只能又痛苦又喜歡這個會理會他的女孩(其他人不會回應他)。我想香子知道這點,才會一直一直傷害他來獲得施虐的快感。但是喜歡上有婦之夫是誰的錯?離家出走是誰的錯?沒有將棋才能有努力嗎?有種就自己獨立去玩將棋,離家出走卻花父親的錢,說穿了香子就是一個被零美化的啃老族而已。

 

    也幸好後藤算是好人,如果香子遇到爛男人,那麼她是不是會把更不幸的結果歸罪於零身上?

 

小結

 

    這件事情直到日向被霸凌時,日向問他說:她的正義有錯嗎?那刻就像零很想問老天一樣,他的天才有錯嗎?這個問題讓零獲得了救贖。拯救日向的過程,就像拯救自己一樣。

 

     而當他面對川本爸爸決定要娶日向時,那刻起,幸田家兩個小孩的那些事情就已經脫離了。因為真正的家人是會彼此支持與彼此幫助,假設當年零很會做日式甜點,而零是川本家的養子,只會白白胖胖,高高興興的幫忙家中。

 

      很少提到幸田媽媽,這位存在感很弱的母親說到零時,曾經做過零真的成為他們小孩的夢,然後不下將棋,廢在家中。如果真的如同幸田媽媽這樣,零變成這樣就會被接納嗎?事實上不會,只會更慘,因為事實上真正幸田家的小孩就是廢材不是嗎?已經二十出頭的香子愛著老男人,花著爸爸賺的錢,欺負著對她好的弟弟零。在怪罪幸田爸爸同時,媽媽做了什麼努力?沒有,所以證明那樣的小孩是這樣母親帶出來的。

 

      幸田家的家庭教育是失敗的,但是若以職業將棋生涯來說卻是對的。難聽一點零以新人王身份可以跟現任名人下棋,這一切是他自己的努力。幸田家給零的只是基本的一口飯不死,其他少的可憐。而且零越成功,就證明幸田爸爸的理論是對的。

 

      其實我在想有天幸田爸爸退役了,誰會養幸田家的兩個廢物?答案不是很明顯?因為零總是把錢寄回家。但是幸田爸爸應該不會拿這些錢,因為他看穿了三個孩子的本質,我覺得他不可能完全不知道香子跟後藤的事情,但是他包容著。所以也許作者不會寫這些,但是這段確實是很有趣的後設。

 

    零沒有廢掉,那是因為別人的不接納,讓他獨立。而即使已經死亡的家人,卻是他心中保留的善良與溫柔。過往的家庭是那樣美好,所以被傷害他仍舊想要保護,但是幸田家並不是真正給他溫暖的家庭,這是零誤區,直到他遇到了川本家那些家人,他才真正找回了延續死亡家人的溫暖樣貌,獲得了真正的傷癒。


     下次來聊聊川本家的那些人與我的一些事情。

 

  小羊麥仔│COLOR漫藝誌 http://forjoycelo.pixnet.net/blog

  未經作者同意,請勿隨意轉貼,如無附上網址者,一律視同為盜版(尤其不准雪花新聞轉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羊麥仔 的頭像
小羊麥仔

小羊麥仔│COLOR WOM漫藝誌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