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我就想寫這篇文章,因為與他的歌相處下來,所發的點點滴滴的故事,在我的生活中太多了。不過也許慢慢的變成習慣與呼吸,所以反而要找時間變成文字,居然這麼脫脫拉拉的在這麼後面時間。不虧欠任何人,但是這個中秋節的颱風日寫下紀錄,也算特別了。

很多人都在問我哪時候才不再追星,我說等到林宥嘉不唱歌之後,我就不追了。他們的反應通常是:「那不是要很久以後?」

其實我也很明白,對我現在而言,已經不是單純只是喜歡宥嘉的音樂而已了。因為如果有個人整天聽同一卷專輯,從六月到九月,專輯已經聽到現在幾百次以上,所以想要每次聽都可以找到當初的感動,似乎有點難度。不過感動雖然已經歸為平淡了,但是當中喜歡與想聽,還有已經發生過的故事,卻無法抹滅的。

【和】

喜歡寫文字的自己,因為這卷專輯的一首歌「神秘嘉賓」,寫下自己生命當中的神秘嘉賓這篇文章。然後原本一個因為認識很久,但因為價值觀的衝突,讓我們從「知己」變成「表面沒有事情,但是私地卻形同陌路」的朋友,看了這篇文章,在公開場合上與我道歉,並且與我和好了。

這個朋友,是我接觸的文學與網路很重要的貴人,亦師亦父,也像我大哥一樣的人。當初要與自己生命當中最重要神秘嘉賓分開的撕裂感,我痛苦了很久很久。所以即使現在已經把自己情緒與情感歸為平淡後的今天,我仍然看著這篇道歉文掉眼淚。

他也是其中一個問我什麼時候不再追星,然而一直稱呼人家林同學「嘟嘴男」的,其實我好想大聲跟這個朋友大聲說,如果不是因為他的歌,我們也不會合好。不過我不會跟他說的,因為要對一個十分高傲文學大師說這樣子的話,我不是笨蛋,不會硬碰硬。

對我而言,他能夠這樣子跟我道歉,這已經是十分珍貴了,我不會強求他真正明白我的價值觀是什麼。重要的他現在仍是我神秘嘉賓,甚至於是伯樂就好了。

【新】

因為「神秘嘉賓」,我又認識了另外一個小小歌迷。我的小堂妹從大陸回來台灣,就是因為他的大堂姐一直彈神秘嘉賓(這時候還沒有歌譜,小羊是靠聽到歌曲的印象認音階的),加上大堂姊拿演唱會的專輯給他看,引起他的好奇,無意中又聽到「神秘嘉賓」這首歌,然後她就這樣愛上了「宥嘉哥哥」。

忽然發現到「宥嘉哥哥」那些傻傻的照片,如在香港的海邊,某人的動作就是硬要跟其他人不一樣,對小女生是很殺的。我們就看著這些搞怪的照片,一起狂笑。然後又聽了「神秘嘉賓」這首歌幾十遍。接下來當然是看網路上他的影片,剛剛好就是超級好笑的「良心美食」,笑到被其他大人抗議後,我們仍然忍不住的繼續大聲笑。

然後我決定把專輯其中一卷送給他,她高興的樣子是讓我覺得很值得的。我想她一輩子都不會忘記這個暑假,也不會忘記這個唱歌很好聽,又很好笑的宥嘉哥哥吧!希望下次我仍有機會可以再次送給她另外第二張專輯。

【深】

最近我聽到了三四個很好歌手的歌,也是因為宥嘉的音樂緣故。尤其是陳奕迅,宥嘉的喜歡,也影響了我去聽陳奕迅的歌,然後就這麼深深的愛上了。

其實之前都有聽過陳奕迅的歌,只是覺得好聽,但是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也並不太想去特別買一個港星的唱片。但是當在宥嘉的演唱會上面,聽到他其他的音樂後,我也喜歡上這麼有情感的歌曲。尤其是「月黑風高」「狂人日記」「世界」這三首。

狂人日記(國語),

作曲:Adrian Fu, 編曲:Jim Lee
監製:Jim Lee, 填詞:林夕

願望許過很多
年少夢想失去下落
日記寫了很多
還記得我曾經這麼說

我希望長大以後不犯錯
我希望一家幾口好好過
我希望愛我的人不寂寞
我希望我愛的人喜歡我

每個人都會說
沒有人懂得做
這樣的要求
是太平凡 還是太過火

我希望每個人快樂生活
我希望每個人享受工作
我希望沒有一生有蘋果
我希望我的希望不算多

我沒有想過
改變荒蕪了的沙漠
我最瘋狂的錯
只是幻想童話的王國

我希望流浪的人有個窩
我希望主義不是個枷鎖
我希望世界和平沒戰火
我希望我的希望不算多

世界

曲:陳小霞
詞:姚若龍

沉默是一種回音來自你 很深的心底
重複著 我要離去 我要離去
可是我不想傷害你

微笑是一種逃避來自我 很深的愛情
假裝著 沒有問題 沒有問題 我們一定能撐過去

原來愛情的世界很大 大的可以裝下一百種委屈
原來愛情的世界很小 小到三個人就擠到窒息

原來愛情的世界很大 塞了多少幸福還是有空虛
原來愛情的世界很小  每一腳踩過就變成廢墟

沉默是一種回音來自你
微笑是一種逃避來自我


也許寫歌的人並不是陳奕迅,就像演員演出的腳色並不是他所寫的(有些例外),宥嘉也唱著他人的歌,但是就像「月黑風高」這首歌個歌詞一樣,演唱會上的宥嘉唱出了自己的心聲,也傳達了創作者與原來歌手的精神與情感。

月黑風高(原唱:陳奕迅)

作詞:林夕
作曲:C.Y.Kong


月黑風高彎腰在計程車 雨點大 不短的路 給蒙蔽
我想那司機這樣子 熬夜到天亮 不容易
誰知他說 開完車 還要替一整棟大廈掃地才休息

如果能多掙幾個錢 讓兒子上大學 沒關係
他還說 沒關係再睏也沒有問題 只要下一代了不起
下一代 我們在我們在唉聲嘆氣 在沼澤裡無能為力

想不到為什麼會在這裡 又想去哪裡
越懂得多 越不滿意 越喜歡回憶
看到了背影 看不到自己 路還也都懷疑
一直走千萬公里 忘記了目的

他笑著說 從來沒 念過書 只懂得 出賣勞力 求休息
所以才希望他兒子 將來能行醫 有出息
他說已經大年紀 開著車 右手有一點麻痹 沒問題

後天有醫生做兒子 每次想到這裡 就歡喜
他還說 再吃力也不要穿得失禮 否則怎去畢業典禮
下一代 我們在我們在唉聲嘆氣 在沼澤裡無能為力

想不到為什麼會在這裡 又想去哪裡
越懂得多 越不滿意 越喜歡回憶
看到了背影 看不到自己 路還也都懷疑
一直走千萬公里 忘記了目的

想不到為什麼會在這裡 又想去哪裡
越懂得多 越不滿意 越喜歡回憶
看到了路燈 看不到自己 一直到司機說
他老了 忘了問我 你想去哪裡


陳奕迅的歌,成了我必聽音樂中的一個歌手。所以我決定他一張一張CD重新的再買回來。

我很喜歡「我」這首歌,雖然我無法認同哥哥跳樓的舉動,當然是更多的痛在自己心中,雖然在精神障礙療養院工作的我明白,憂鬱症朋友需要被認同的地方,所以在聽這首歌的時候感觸真的很多很多,有更多的惋惜。但是也是因為如此,更顯得這首歌的重要性。

我 (國語)

曲:張國榮
詞:林夕
編:趙增熹 I am what I am

我永遠都愛這樣的我

快樂是 快速的方式不只一種
最榮幸是 誰都是造物的光榮
不用閃躲 為我喜歡的生活而活

#我就是我 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
天空開闊 要做最堅強的泡沫
我喜歡我 讓薔薇開出一種結果
孤獨的沙漠裡 一樣盛放的赤裸裸

多麼高興 在琉璃屋中快樂生活
對世界說 甚麼是光明磊落


原來這樣子的歌手曾經有這樣子生命力的音樂,即使最後他仍然無法走出來,但是他的音樂仍然鼓勵著其他人,我想也許在那時候有同樣的力量支持著他,就不會有這麼讓人感傷的事情發生了。

當聽到宥嘉要唱「天天想你」的時候,我哭了。我像是再次經歷了當初的感動一樣。雖然之後有很多很多的風波,但是也是因為如此,讓我可以擁有更近距離的聽到雨生的歌,與宥嘉的誠實。 

【唱】

說到去KTV唱歌這件事情,對我來說是很重要的,因為很喜歡歌曲被我唱出來的感覺,而且也喜歡歌曲被其他人唱出來的痛快。尤其當他的歌聲可以感動我的時候,我會更投入音樂當中。

到現在為止,到KTV唱林先生的歌有四到五次。當真實的跟著這幾首歌一起唱的時候,才發現到林先生的歌有多難唱。

其中的難度是KEY很低。第一次唱並不知道平常跟著CD唱歌的聲音有多低,透過麥克風,幾乎無法聽到自己的聲音,而且第一次唱的時候,還是跟著很不熟的電影劇組人,一起去的,所以唱到後面甚至有人說:「又是林宥嘉,幫我卡掉!」。雖然他們是開玩笑的,但是卻也是知道我並沒有把他唱好。

尤其當我要唱好一首歌的時候,雖然是很高興有人可以跟我一起唱「伯樂」啦,但是其中有人可以把一首歌唱成完全另外一種KEY,其實我還滿佩服的,所以光要把他唱到不走調就很了不起了,根本無法談到感情與技巧。

第二次是跟同事去的,當中有人跟我一樣,還滿喜歡星光幫的,所以唱這次有點經驗了,就升KEY,果真比較好了,也沒有人批評。不過同事都是嗨咖,所以唱的好不好,也沒有人欣賞。

第三次是跟家人去,一群家人去的重點也是亂亂聊,雖然大家也會去互相評析好不好聽,很會唱的我老妹也去了,但是並沒有任何人喜歡林先生的歌。而且大家只是因為想聚而聚,後來還因為我一首歌點了兩次,還被家人罵。

所以最重要的難度是,原來林先生的歌在我四周,傳唱的機會不高,或是唱的不好,所以其實我有點放棄自己唱好,或是聽到其他人唱好。

直到九月七號星期日,我改變了想法。我們今年拍的電影首映會之後,我跟我老妹去唱歌,才發現到果真是我老妹,好音樂他總是不會放過,因為老妹與她男友星期六才去唱過「眼色」「殘酷月光」「伯樂」等歌。

而奇異的,是她幫我點「殘酷月光」等歌,我幫她點蕭幫主的歌。第一次聽到我老妹在我旁邊唱蕭幫主的歌,發現到還真的是很嗨的歌,而且她唱得真的很棒,然後還有盧廣仲的一些歌。所以在這天我們去唱的時候,我唱所有林先生的歌,她唱所有蕭幫主的歌。

我們還一起唱了「傳說」。原諒我曾經說過傳說,是很不適合放在神秘嘉賓當中的一首歌,因為當我跟我老妹一起唱的時候,發現到這首歌真的棒,但是也很難,唱不好的我們,只好原音一起唱,但是兩個人還是沒有唱好。

我唱「眼色」的時候,不小心在「以麗莎白」的地方台灣國語出現,而笑場,還被老妹說要認真一點唱。

這種感覺很棒,也很爽。

【聽】

在店家或是路上遇到林先生的歌,是很常見的事情,但是耳朵可以尖到什麼程度?我自己都覺得很可怕。

有一次在路上騎機車,忽然耳邊傳來「殘酷月光」的音樂,我還以為我錯覺,以為是我的手機響了。可不對呀,我的手機鈴聲是「伯樂」,「殘酷月光」是鬧鐘,現在不是鬧鐘響的時候,怎麼會有「殘酷月光」?

我安靜下來後,才發現到隔一個馬路之遠的地方,有一台車的音響正在放著「殘酷月光」。老實說,平時根本不會去仔細聽脽家的車放什麼音樂,況且這麼遠,我居然像本能般發現林先生的歌。

這還滿可怕的。

另外一次是跟朋友出去吃東西,正在大家很熱烈的聊天的時候,店家的歌我根本完全沒有注意聽。然後在我還沒有反應聽到什麼歌,腦子已經冒出「請說」兩個字。

我吃了一驚,仔細聽我所聽到的音樂,真的是「坐著說,站著說…」,我頓時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因為我連前奏都沒有聽的很清楚,潛意識就已經分辨出這首是什麼歌了。

越來越像林先生歌曲的點唱機了。

【夢】

很久之前,我在夢中夢到宥嘉,就是連牽手或是接近都不太敢。也許之前太帥的他,讓我心中又愛有感覺很有距離吧!現在的「脆笛酥」的頭,減少的距離感,讓我對他的喜歡,又回到了當初「鄰家大男孩」的喜愛一樣。所以中秋節的晚上,夢中的他可以跟所有宥子包子與自己牽手玩遊戲,在台上唱歌。

我們可以這麼輕鬆的一起歡笑著,而我不再有過多的恐懼與擔憂。

台上的他聲音是清晰的,面貌是明顯的,而他的手與笑容是溫暖。即使又碰到麥忽然沒有聲音的情況,他還是很用力與用心的唱歌。

我想很清楚的,我連潛意識都把這個歌手可以唱歌的事情,變成我如同呼吸一樣重要與平常,所以才可以這麼自然的夢到這些東西。

【真】

對於這個人,這些歌會聽一輩子,好像是確定真的沒有一絲的激動懷疑了。這證明我面對宥嘉的人與他的音樂,也可以已經是這麼的自然,連我自己心中的那份對自己的自卑與恐懼也沒有了。

可以因為這個人,這些歌,發生這些點點滴滴的故事,是很可貴的。然後因為這麼夢,也確定了在我心中,已經把這些當中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

也許對他而言,他只是的誠實的面對自己喜歡的音樂,但是就是因為這份誠實,讓我也可以擁有誠實面對自己的軟弱與快樂的力氣,可以自發的經歷自我許多的成長。

而我會聽他的歌,繼續聽宥嘉的音樂下去,這是我的確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羊麥仔 的頭像
小羊麥仔

小羊麥仔│COLOR漫藝誌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