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要為自己做的決定做負責,也許會有懊悔的時候,但是絕對不否定自己決定之後的任何價值。

7月26日那天,我做了很多傻決定。

5:00到達台北車站。

原本可以坐5:30火車自強號順利的到達苗栗,但是我為了要早點到新竹,所以我坐了高鐵,但是沒有想到高鐵也是5:30。所以到了竹北已經6:00,為了不要花時間做接駁車,所以花了將近300元的計程車錢到新竹「苗栗客運」苗栗客運,當我知道到南苗需要一個小時,所以最緊急的時候,從苗栗客運決定坐區間車。

7:10,在火車上的我,沒有想到區間車誤點居然誤點,所以在到苗栗誤點的火車上,當我知道到了現場後,他也已經唱完了。

於是,這樣我想了很多事情。 為什麼要特別到一場簽唱會?我也不是每場簽唱會都到。當時候真的有萬念俱灰的感受,想要掉頭回去新竹(因為我也沒有錢了) 。

我問上帝,我該怎麼做?返回去好像比較輕鬆,而且我幹麻這麼用力,給誰看?那個誰也看不到。

在十分難過的不知所措情況下,然後,苗栗就這樣到了。

帶著有點要崩潰的心情,又坐了將近200元的計程車到現場,也許只是為了宥嘉一面而已,所以我對我自己說:看他一眼也好。

然後風塵僕僕的到達現場,看到已經在簽名了,我知道完了。心中那條線其實快要崩掉了,但是還是勉強著自己的心情跟大家打招呼。而原本計畫現場要買專輯,然後可以有海報,但是其實身上只剩下不到200元,所以買不到。

所以我幹麻到?快要崩潰的心情,想哭。

帶著這樣子的心情,然後其實快要哭了的狀態,我走上了台上,看著宥嘉,又看到旁邊的藥罐與宥嘉臉上的痘痘。

這時我看到最完整的YOGA的簽名。

握手。

看著他,說了平常見到他的時候也說不出口的話「要保重自己的身體」,他的謝謝與我的「保重自己的身體」是一起說的,沒有多說什麼(因為小羊快哭了),然後帶著半顆在眼匡的眼淚,我走下來。

我知道不能哭,因為我若大哭了之後,大概就會真的倒下來了。 其實我為什麼要到現場也不知道(因為意識這時候是有點模糊到極點了)。

簽完名的宥嘉,台上主持人訪問著他,說這是最後一場在台灣的唱歌場所,宥嘉說很感性的時候,我笑了,心中卻終於比較踏實一點點,但是心情還是很亂很亂的飄浮在半空中。 

但是當他唱了眼色。

很棒的眼色,也許我應該照相,但是我真的沒有什麼力氣可以攝影了,因為我ㄧ手要擦眼淚,一手要把眼鏡拿下與帶上。

現在我只想要狠狠的把他記住,很深很深的。

當所有感動的情緒都被難過掏空的時候,他的聲音仍然進入我的心中。雖然對我而言很悲傷,但是我還是要說:

夠了,一首將近一千元的眼色,我有了力氣與為什麼的答案。宥嘉的眼色,今天的即興很棒,尤其是第二段副歌的部份,看得出來宥嘉唱得很用力(雖然手一直放在某個敏感的地方)。

他的即興看得出來他有多愛唱歌,也是這份用心與動人,也解開我的心中的難過。 

然後是大家的擁抱。

也許是因為是那天的心情,讓我沒有什麼力氣想到人對我的想法,所以反而讓我有勇氣去跟任何包子說話,然後一點一點從包子來的力氣。讓我可以沒有後悔的到家中

我不能說後不後悔到苗栗,但是當今天過完後,我知道,如果我轉了回去新竹,就真的萬念俱灰了,幸好有宥嘉與大家,不然我不會擁有這樣子寶貴的記憶。

那天,看到滿車子宥嘉的人,也許是一場美夢吧!因為美夢總是很短的,我想我在夢中總是看不清楚宥嘉本人與大家,但是就從今天開始,夢中的大家都會變得很清晰了

也許劇烈的變動與感傷,讓我只能焦點集中在短短這首歌與大家身上,所以反而打破了我心中那侷限的界線,所以我想,只要宥嘉繼續唱歌,我會一直都是包子的。

另外感謝每個關心小羊的包子,尤其是餅兒和一些潛水包(其實我現在有點邊掉淚邊寫的)。當然還有阿J,安妮,吳姐(吳姐的安慰也很有創意,因為他跟發生過相同的事情)...與其他記不住名字的媽媽,姐姐,妹妹包子們。

還有阿J的文章,我想我心中有了一點點的答案與力氣。我想,我一定不會孤單的。

最後感謝我老爸,當他知道我笨蛋到連最後的生活費都「掉了」的時候,二話不說的支助我錢,也沒有怪我到底用掉到那裡去。

所有的笨抉擇,都是為了顯現出所有到場包子與宥嘉,還有我老爸的價值。雖然我不知道繼續這樣愛的答案是什麼?我也不知道接下來會不會有更多笨抉擇,但是連為了什麼都沒有答案的時候,只是因為一個歌,一個感動就堅持。

這是眼淚與內心給我答案。

我愛沒有給我答案的上帝,也愛宥嘉與大家。

阿們!

PS阿們的意思是以上所說的,所禱告的都我是內心最真實的認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羊麥仔 的頭像
小羊麥仔

小羊麥仔宅了你|MAY COLOR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