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元2054年,第一個成功減短幼年時間,快速製成複製人的「北京亞洲基因實驗室」,照道理應該會是驕傲地向全世界宣告中國人的成就,不過現在這群科學家卻在帶複製人「始」到生化仲裁法庭鑑定後,一個個原因不明的離開自己工作:有些是發瘋,有些甚至是下落不明。

因為這些發生異狀的科學家,都是國際知名人物,所以在有關單位與大眾媒體極力關心下,就算是地位超然的生化仲裁官,也不得不公開說明。因為他們的裁決若一不小心改變了一個生物鏈的環節,很可能是某個物種被滅掉。

不過這個判定「始可以存在」的仲裁官卻來不及招開記者會。因為記者會的前夕,他被其中一位發瘋的科學家,亂刀砍死在家中。

犯人當場被捉。

他不斷用中文說「不該放了『他』…。」因為沒有人能理解犯人話中的意思,因此此人被法院判定精神異常。原本可以不用刑責,但是仲裁官的死相實在太過於殘忍:肚子被開了一個大洞,裡面的內臟全被強酸給溶化掉,所以這個犯人還是被判了終生監禁。

犯人本身就是研究昆蟲強酸的科學家,就沒有人懷疑仲裁官肚子裡面的強酸是如何來的。只是當犯人在隔絕病房,與仲裁官死因相同的橫死在裡面之後,大家開始恐慌了。

到底是誰把昆蟲強酸給他的?其中嫌疑最大,就是進入過病房的催眠心理師。十分巧合在心理師家中,找到一箱昆蟲強酸。然而還在審判期間,心理師就用強酸自殺了。在這個離奇案子都還沒釐清犯罪動機之時,緊接而來的一些變態殺人魔,居然開始模仿這種殺人手段到處作案,讓辦案人員更是疲於奔命。

張傑生就是其中一個辦案人員,沒天沒夜追查真兇的結果是──他有三天沒有回家了。上司看到傑生那一臉快不行的青色,忽然大發善心地放他一天假。

「你回來了!」這個站在家門口,擁有著嫵媚與溫柔笑容的女人,是傑生新認識的女友阿法菈。

也許是累積太久的思念與疲累,讓傑生思考能力降低許多,所以衝過去深深擁抱住自己女友後,就忍不住做了他積壓許久的事情。

事後,傑生有些後悔自己的衝動。因為畢竟她還是帶孝的身分,這麼快做會不會對死者不敬?雖然到現代的中國已經夠開放了,但是曾經是望族的張家,一些傳統的習俗還是保留著──況且,阿法菈是仲裁官的遺孀,與自己案子相關的人發生關係,在警界是大忌呀!

不過,也許自己一眼就愛上了她吧!新婚不到一個星期就失去自己丈夫,而且還要承受輿論的轟擊,記者的跟蹤…等等酷刑,天生充滿正義感的傑生因為同情──更也許是愛情,就毅然決然的把阿法菈帶回家中藏匿。

即便現在傑生是充滿了自責的罪惡感,但是身為男人,他知道自己應該負起責任。當下他馬上跟阿法菈求婚了。

頭一次,阿法菈溫柔的笑容失去了光彩。

她說她自己是不完美的女人。

「不!妳不要這麼說。那些跟妳做實驗的同事,是因為吸食毒品而發瘋的;妳丈夫也是被瘋子給殺死的,這都與妳無關……不論妳是怎麼樣子的女人,我都會愛妳。」傑生的這一番誓言,讓阿法菈激動地抱住了自己的愛人。之後,小倆口就低調甜蜜地籌辦起婚禮。

即將成家的傑生因為興奮,開始更積極努力的辦案。上司看他如此的用心,就特例的讓他參加了「始」銷毀審判法庭。

這場審判諷刺的是,跟複製人無關的強酸殺人案(被關著,當然無關),就算被判了「存在」,可是一但他也許會威脅到人類,還是會被銷毀──然而只是因為他的基因當中擁有著強酸的昆蟲基因。

不過他還是可以在死前做些要求,至少這是曾經身為人唯一權力。

始只做了一個要求──讓站在他身旁的傑生送一些吃的東西進來。

看到菜單的傑生,可嚇呆了:因為始指定的菜單,居然跟阿法菈最近煮給他的菜一模一樣。

難道始察覺了什麼嗎?畢竟阿法菈也是他基因提供人之一。雖然傑生很害怕事情會曝光,不過他還是硬著頭皮把菜送進去。

※             ※     ※

離開化驗室的傑生,精神有些恍惚。

昨天從頭到尾保持微笑,安靜地吃完全都是肉類食物的始,只在傑生收碗盤的短時間內,小聲地說了一些話。

「化驗我的頭髮,看α的日記,你就會知道真相。」

刑警的直覺,他知道有事情會發生。出來後他馬上請朋友用DNA化驗始直接從頭上拔下來的頭髮──這是一個曾經長時間吸毒的頭髮,然而只有被製造一年多的複製人,是不可能出現這種長時間的毒品反應。

沒有昆蟲基因,與始實驗室科學家當中某一人的DNA完全符合,只是這個檔案上的名字是阿法菈。不過始是多重複合性的複製人,是不可能出現這種數據。經過傑生辦案多年的經驗來推論──

也許,阿法菈才是複製人,只是不知道為什麼,原始的資料被竄改了,讓真正的科學家留在培養箱中。但是為什麼他不戳破真相,臨死前還幸福地笑容滿面?戒毒許久的他,腦筋應該是清醒的呀?

腦子一片混亂,回到家找到被隱藏起來的日記後,傑生才終於明白。

真相,是個悲傷的故事。

年輕科學家愛上了自己製作的複製人。躲到鄉下避世的他們,最後還是被科學家的其他同伴給賣了。被發現的結果是科學家被軟禁,而這個複合昆蟲基因的女性複製人是被剖開肚子,活生生被取出胎兒──當然複製人當場死亡。

胎兒就是阿法菈。

擁有昆蟲基因的她,短短幾星期內就為一個成熟女人。當阿法菈被幾個受不了她無瑕身體誘惑的科學家侵犯後,原本偏向於人類基因的她,因為啟動防衛機制而開始向昆蟲基因進化。

「……他們開始篡改α與我資料後,我知道這幾人為了要得到α已經瘋狂了……不過,惡人就算不彼此下毒,也不會有好下場。

因為他們對α的性侵害,已經讓她產卵的方式,轉化成會寄生的小繭蜂一樣。而若不吃大量內臟肉類補充卵外面的蛋白質外殼,卵就會開始本能性慢慢消化人體附近的內臟……。」

上面是由始寫的,後面才是由阿法菈(α)斷斷續續的開始紀錄。由此紀錄,傑生可以推論:娶她的仲裁官吃素,所以內臟才會被消化掉;發瘋的科學家大概是因為忌妒而殺害仲裁官;至於心理師與那些死因相同的人,也許是阿法菈「小孩」所做的吧!

其實阿法菈很想放始出來,但是始拒絕了她,他要她在外面好好活著。因為當她媽媽死去那一刻起,始的心也跟著死了。

「臨走前,我問爸爸愛情。

他說,若有男人第一眼看到妳後,並不急著性交,而是照顧妳,讓妳有安全感,他就是愛妳的。所以要保護他,給他那些肉吃。」

被這麼特別的人,用這麼特別的方式去愛著自己,真不知道是應該高興還是應該悲哀?身為執法人員,雖然明明知道阿法菈是個可怕的存在,但是他卻…...。

幾番痛苦的思量後,他把決定寫在阿法菈日記本上。但是他來不及最後署名,因為當傑生要簽上之時,頭就被重物用力撞擊,然後就不醒人事。

※                ※       ※

當傑生再度醒過來後,已經人事全非。

只想要跟阿法菈共渡一生的決定,卻害了她。為了送醫救他,阿法菈被警方以傷害罪給逮捕──然後,身分也就曝光了。

因為「一罪不二罰」,她是以人類身分被判「蓄意謀殺」的死刑槍斃。

「……那女孩是因為被性侵害,才會殺害哪些變態的科學家,但是…唉!如果她是真正的人類,也許就不會這麼快被定死罪…」在傑生病床邊為阿法菈惋惜的人,是他快40歲卻還交不到女朋友的上司。

讓傷心失魂的傑生神志回過來的,並不是上司的痛罵聲,而是他身上那一股讓傑生熟到不能再熟的味道。傑生可以十分確定,這個香味不是從上司餵他的肉湯中傳出來。

他感動的向上司道謝──因為這讓他想起來自己「身懷」的任務。

「不用謝我,這是女孩死前最後的要求,每天餵你一些肉湯,我也只能做到這一點事情。」

傑生十分怪異的要上司好好待他的情人,這讓上司呆傻了。

「……等一下,為什麼你剛剛醒過來,就知道我有女朋友?」

傑生笑笑的說帶她來,你就會知道答案。

也許這個時候,傑生終於明白:為什麼始臨死前可以笑得這麼幸福了。


因為他跟自己一樣。

聞到生命延續的味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羊麥仔 的頭像
小羊麥仔

小羊麥仔宅了你|MAY COLOR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