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大家加入金南佶來台佶氣團及參觀「獻給庸俗的我」合體創作專欄
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
(聖經 以賽亞書40:31)
  小羊麥仔的自我介紹

目前日期文章:200604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在寫散文的時候,如何切入人心,讓人引起共鳴的文字功力是很重要。

散文無法像小說一樣,有些時候是沒有故事情節可以吸引人,小說只要故事情節可以引起人家想像,文筆普通還是可以通。可是散文是真的以文字見真章,她雖然可以很抒情,或是論事,但是若是文字無法很有前後呼應,那就會顯得薄弱,文字的結構會虛,不踏實。開頭與結尾,即使是很隨性的去寫,還是要去經過雕琢與修飾。

訴說自己的心情,如果你無法用比擬法去描寫,那就是用實務,事件去表現,否則只是形容詞的推砌;如果是訴景,人,事,當中若沒有情,怎麼美?即使是散文,當中沒有起伏的語調,表情的顏色,怎麼會引起其他人的情緒?散文不是只有寫實而已,也不能只寫情--當然這兩著都可以自己存在,不過若是讓這兩者都可以存在在散文裡,會更吸引人的。

其實,小羊寫散文有個很深的自我要求,那就是「無法感動我的,我不喜歡的不寫」。

這是散文最初的基本元素。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見到你,我沒有想這麼多。只是覺得在人海茫茫當中,上帝讓我認識了你這個志同道合的朋友,而且是在這麼特別的場合當中,讓我們成為了朋友。

隨即我們認識漸深,我跟其他朋友談論當中提起了你。我開玩笑的跟我們彼此都認識的朋友,說起最近認識的男孩。

而你是其中之一。

我開玩笑跟友人聊起與這些朋友談戀愛的機率有多高。友人聽到我在描述我對你的感覺之後,就以過來人的身份說:

「妳已經愛上他了!」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12 Wed 2006 11:30
  • 知己

 以前總是以為「知己」的意思是十分了解你的人,所以總是期盼有個如同大衛與約拿單般過命之交,默契十足的朋友出現。

不過隨著年紀的漸長,才慢慢發現到,這世界上除了創造主以外,可能連你自己都不是很了解自己,所以你的朋友若是有五分的了解你,你就應該偷偷的笑,人生難得有的知己了。

了解你的人,不一定是全部知道你自己的事情,但是他確實知道什麼時候該說或做什麼?什麼時候不該說或做什麼?不過在這個「確實」知道的過程當中,往往是要付出慘痛的代價,因為當你以為的了解,是你自以為是的默契與信任,評估錯誤自己與知己間的界線與尺度,就會把一切的信任與友誼,燃燒殆盡。

到底該不該把「那些話」說出口?當你越了解自己或是某人,你就會越明白什麼刀口上的話不該說。

這就是我會忽然的興起寫這篇文章的原因,因為當朋友漸漸多了起來,反而發現到有更多的東西,不知道該跟誰說。面對這些知己朋友,秘密居然諷刺的多了起來。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Apr 12 Wed 2006 11:27
  • 雪融

 哭的死去活來的感覺是怎麼樣?如果妳的內心那道因為現實,或是傷害所關上的門被打開,有人進去裡面,無條件的抱住妳,我想,那時候妳的眼淚就會是死去活來的流吧!

原來,我撤掉「助人者」工作面具後,不能幫助他人的自己,是這麼弱小,這麼會隱藏起來自己的悲傷。原生家庭給我撕裂般的痛苦,讓我學習到無助──當我的手伸出去的時候,沒有人會特別的去握住我,沒有人會因為我的緣故,多留一下。 父母,親人,朋友,都曾經再我最需要他的時候,丟下我不管。

為了讓我自己忘記這樣子的痛苦,所以我轉身變成去伸手握住他人的人。我變得主動,積極,開朗去關心他人,用歡笑去代替眼淚。但是我知道,我內心是充滿的絕望的,因為沒有人可以堅強的一直在哪裡,去承受我一點的痛苦。我也選擇放棄了。

可悲的是,我選擇幫助他人的最大動力,居然是因為我不相信他人可以幫助我。我根本就是長年處在無助的狀態,所以當然很容易知道他人的需求:因為當我做在那個人的身上時,其實就是想要有人作在我自己身上。

以前,我以為我已經走出來了,強壯了,內心的恐懼與被否定的感覺只是個過渡時期,只要忍耐過去就好了。原來我內心那個小女孩,心一直遺留在那個絕望的禱告中:不要!不要丟下我!我在這裡!我在這裡!請看到我!

小羊麥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